老张本命,主邪瓶,CP杂食,吃互攻。

如果他拿了女主剧本(七)

(七)



直到节目组官微放出了消息,吴邪还是觉得不可思议,他要跟张起灵一块儿上同居,啊呸,同租室友这种真人秀了。预告一出来,底下的评论都跟疯了似的,转发量远超过了前头的几季,关注度居高不下,稳坐热搜第一,连同时期某男明星出轨的传闻都被压了下去。吴邪感觉十分忐忑,好像一个人夸下了海口,心里又很没底,不知道这节目会录成什么样儿。

 

这时《寒城赋》的拍摄已基本结束,余下的都是后期剪辑,吴邪在家休整了两天,就买了机票,飞赴节目组的所在地,某中部二线城市。下飞机时还收到了解雨臣的微信,“玩得开心。”后头还跟了一个眨眼的表情。

 

吴邪盯着那几个字,莫名觉得自己被坑了。

 

节目是全程录制,所以一下飞机,就有摄像机跟着他们。张起灵穿深蓝色T恤、浅色牛仔裤,只带了一个行李箱,跟吴邪的高领毛衣加外套,一手一个万向轮比起来,显然是轻装上阵,也充分突出了他作为北方人不怕冷的特质,搞得吴邪像是来过冬的,只好把外套脱了,搭在手上。吴邪冲他打招呼,对方只是点了点头。

 

吴邪忽然有点儿想知道,解雨臣到底是怎么成功地要挟了他,把合同甩在他脸上?给了他什么好处?

 

车子把他们送到地方,天色已经黑了。房子位于市中心某处,是间最普通不过的小公寓,半新不旧,两室一厅,解总裁家的客厅都比这个大。两人放下东西,摄制组就要求他们把身上的钱和卡都拿出来,统一保管。吴邪看着钞票和信用卡被装入一个透明的塑料袋里,工作人员郑重其事地贴上标签,写上“个人财物”,然后慷慨地给了他们一张粉红色的大票子,告诉两个人,这就是他们可以支配的所有财产。

 

按照节目的规则,生活费一天发一次,房租、水电也得一周交一次,所以至少要存一半下来交租,否则会被逐出去,落得流浪街头的下场。也就是说,两人可以用来买东西的钱只有五十块,一天还必须做三顿饭,还得荤素搭配。负责介绍的小姐姐告诉两人,每项任务都会计分,如果没有完成,隔天的生活费就要减扣,吓得吴邪马上把这一百块装进了贴身的口袋里。

 

“你们也可以自己挣钱,”小姐姐接着说,“只要是正当渠道,节目组都不干涉,另外——”

 

话音未落,头顶的灯忽然灭了,屋子里陷入了一片黑暗,好像是停电了。节目组似乎也没有料到这个情况,起了一阵小骚动,大家伙儿都打开手机照明,吴邪有点儿懵,逮住了一个工作人员,问,“这也是给我们的挑战环节吗?”

 

后来这一期播出的时候,吴邪和张起灵被称为最惨两人组,因为刚到地方就停电,节目组的人给物业值班室打了电话,听说是临时断电以后,决定照常拍摄,毕竟这也是普通人生活的一部分嘛。不止如此,连洗澡也没有热水,吴邪被冻得打喷嚏,张起灵倒是面不改色地洗完了,两人又是收拾、又是铺床,一直到深夜。

 

好容易折腾完,吴邪倒头就睡,连摄制组什么时候撤走的都不记得了。

 

 

第二天对吴邪来说,是彻底失败的一天。早上他去买包子油条,为了十五块钱跟早点摊子的大姐讲价,搞得人家一脸莫名,我这是小本生意,你还要砍价。吃完早饭,他和张起灵决定分头去挣钱,以补贴家用,结果他到处碰壁,不少做生意的店铺倒是愿意上节目,但听说要给工钱,又说暂时不缺人。在外头晃荡了一天,也没找到活儿干,中午只好买了个煎饼果子,坐在马路边儿上吃。

 

摄像机对着他拍,他苦笑着说,“感觉自己已经成了累赘了。”

 

下午还是没什么收获,只好鸣金收兵。走到公寓楼底下,却看到张起灵一手一个塑料袋,里头装满了东西,还露出一截儿碧绿的芹菜。吴邪迎了上去,“你去买菜了?”他看了看袋子里的食物,“你这是找到活儿了?”

 

张起灵点了点头,吴邪这才注意到他T恤上的汗渍,和机油的味儿,“在一个修理厂,修车。”

 

吴邪有点儿惊讶,“你还会搞机械?”

 

于是那天晚上,他们的冰箱里放上了新鲜的食材,吴邪因为一事无成,主动提出要做饭,考虑了半天,觉得要做一个自己还算拿手,又不会出岔子的,节目组的人问他做什么,他说,“麻辣香锅。”

 

张起灵冲了个澡,也来帮他一块儿切菜。摄像机对着他们拍了一会儿,两个人聊起今天的经历,吴邪不由得问了句,“你什么时候学会修车的?”

 

“以前干过,”对方简洁地说,一边把青椒切开,辣籽拨出来,“还没开始演戏的时候。”

 

“挺辛苦的吧,”吴邪转头看他,“我说真的。”

 

张起灵嗯了一声,把切好的蔬菜扔到碗里,“还好。做武替挣不了什么钱,总得有别的出路。”


吴邪看着这人,头发还有点儿湿漉漉的,洗完了澡,身上有股子好闻的沐浴露味儿。他移开视线,打开炉灶,开始往锅里倒油。

 

 

吴邪的麻辣香锅卖相还可以,吃起来就是另一回事儿了。盐放多了,他自己吃到一半,都灌了不少白开水,张起灵却脸色淡定,就着饭吃,眉毛都没抬一下。最后还是吴邪洗的碗,他对着哗哗的自来水,深思熟虑,决定明天采取一项新的战术。



TBC.

评论 ( 4 )
热度 ( 90 )

© 阿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