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张本命,主邪瓶,CP杂食,吃互攻。

文章还在,不过暂时锁了。

为你我受冷风吹(一)

邪瓶,分手复合梗。

标题是乱起的。更新看缘分(。


有花秀,一点儿黑苏。


(一)


吴邪醒过来时,首先看到的是张起灵放大的脸。


他几乎跳了起来,但身下硬邦邦的触感立刻提醒了他,这儿是解雨臣的房间,他还睡在地铺上。他掀开身上的冷气被,往铺了白色被褥的床上看去,姓解的还搂着女朋友睡得正香,旁边的沙发上躺着黑瞎子和苏万,东倒西歪地靠着,苏万的胳膊挂在扶手外头,睡得流口水。


放眼看去,屋子里除了他和张起灵,都tm是情侣。


他爬起身,庆幸自己还穿着裤衩,也没有什么可疑的迹象表明昨晚发生了什么。客厅里乱七八糟的,喝空了的...

老吴带孩子。短篇。

分级G,有花秀。


闷油瓶,五岁。


他头顶上有个发旋儿,把柔软的头发分成了两拨儿,这个小脑袋就在我眼皮子底下晃动。他坐在我膝盖上,两条腿无意识地在半空中晃荡,手上却一下子也不停,拨弄那个老旧的木头盒子,这儿按一下、那儿掰一下,睫毛跟着移动的视线一抖一抖,显得心无旁骛。他保持这副样子已经有好一会儿了,我一只手箍着他的小肚子,像安全带一样防止他从我腿上溜下去,另一只手拿着手机,刷朋友圈打发时间。


其实我主要是在看他。


事情是这样的:几天前的一个早上,我醒过来,发现闷油瓶变成了小孩儿。虽然难以置信,但一想到这...

去看了神奇动物2

也许是对原著不太熟悉,有点云里雾里的

不过男主面对博格特时,说“最害怕的事情是坐在办公室里上班”

这个想法跟我完全一样嘛,哈哈

今天是我戒掉手机的第21天。


目前为止,保持良好,手机只有打电话、发微信、看邮件的时候才会用,如果不是为了联络,就算把手机放在家里,一整天都在外面也没关系。一桌人坐下来吃饭,只有我不掏出手机来看。


也不在电脑上看视频了,都是听音乐、听喜马拉雅上的录音节目,要不写会儿同人,再多的空余时间要么跑步,要么去影院看电影,要么做好吃的。上次的草莓芝士蛋糕失败了,我只好把topping倒出来,当奶昔喝掉了(


戒掉电子设备,这个过程很艰难,我一度感觉像在戒毒,有段时间情绪又低落又烦躁,而且持续了将近半年,失败了起码有五六次,只好从头再来。但现在好了,戒掉以后,干眼症都好了很多,人也不会经常...

又听了一遍《钓王》,老张为了替一个将死之人完成遗愿,肯去做那么多的事情,也许是因为自己漫长的生命中,总有人在不断离去的缘故吧。村里的老人晒太阳,他会在旁边看一会儿,那时他是什么样的心情?


究竟是什么样的一个人,才能在生命如此苛待他之后,还能对旁人存有一份善意?

给大家看我烤的饼,这次放了果干!我现在是美食博主了(不

新室友是个挺好相处的妹子,也会做饭,我俩打算搞个21天饮食挑战,做好吃的,周六她还要叫两个朋友到家里来吃番茄火锅!

马上要交论文了,忙得不得了,周末更文哈。


“如果走追不上,那就跑吧。如果我会老去,那也无计可施,但至少现在,我不会输给他。”

《如果他拿了女主剧本》文评

我厚着脸皮要来的文评(不

看,她夸我了!她夸我写得好了!(不

《女主剧本》是我意料之外的故事,原先只是想写这个设定,没想到会有十多章。老张是我心目中的老张,吴邪是我心目中的吴邪。

所有的评论我都有看,真的很感谢大家看完,也很感谢姑娘的长评。

清新脱俗小白兔:


非常喜欢阿岛的文风。流畅又细腻,字里行间都是岁月静好的细水长流之感,很撩人。
|・ω・`)我猜本人也是个非常温柔的小姐姐吧。

还是从她的《青春期》开始,就喜欢上了她笔下的两人。老吴阳光可爱、又带着点少年人的天真,小哥深情而克制、清冷却温柔。
少年心事美好又动人,就像一块咖啡味的糖,苦中带甜,欲罢不能。

《女主剧本》中两...

2018下半年阅读列表

整理一下近期看的书。


7月

杨显惠《甘南纪事》

张末《给未来杀手的信》(重新阅读)


8月

巫哲《飞来横犬》

Stephen King《The Shining》


9月

葛亮《北鸢》

Stephen King 《The Shining》(未看完)


10月

Priest《默读》


11月

John Irvine《独居的一年》

戎葵《暮云深》


12月

高雅楠《哪里来的岁月静好》

沙海前四集观后感:

对原著党来说,这部剧不算完美,但充满了生动有趣的细节,譬如新月饭店的那个房间,那把沉重的古刀,等等,可以说每分钟都好看。作为老张的粉,在这部没有老张的戏里,总能感受到老张的影子无处不在,也许是私心吧。

人物众多,但有的角色还是欠缺塑造,观众看的时候略感茫然,大概是我能挑出来的为数不多的毛病之一了。

另:秦昊演的这个吴邪,是真的很吴邪了。

© 阿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