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张本命,主邪瓶,CP杂食,吃互攻。

给大家看我烤的饼,这次放了果干!我现在是美食博主了(不

新室友是个挺好相处的妹子,也会做饭,我俩打算搞个21天饮食挑战,做好吃的,周六她还要叫两个朋友到家里来吃番茄火锅!

马上要交论文了,忙得不得了,周末更文哈。


君臣(邪瓶)(三)

我更文了,开心吗?


(三)


吴邪头一次见到张起灵,大约只有五六岁。那是个和暖的春日下午,他一个人躲在庭院的角落里,哭得稀里哗啦。早些时候,他与张家的几个孩子一块儿在大殿的台阶下做游戏,张家的子弟一个个鼻子都要翘到天上去了,腰里还佩着小刀,大伙儿都欺负他,有个叫张海廷的,还朝他扔石子儿,一边嚷着,“打小狗,打吴小狗!”


他抹了把鼻涕,自己也觉得有点儿丢脸,刚起了身,却吓了一跳,只见对面的房檐上,竟坐着一个小孩儿。这孩子一动不动,一双眼睛瞧着他,吴邪有点害怕,以为是见到了什么不干净的东西,转念一想,这光天化日底下,又在皇城之中,什么妖怪,能有这样大的胆子?...

君臣(邪瓶)(二)

(二)


天色朦胧,已有微光透入室内来。熏笼里烧的香料早已冷了,只有余香在帐幔之间萦绕。他怀中的人还在沉睡,这香料本是南海异邦贡上来的东西,若事先以草药泡茶服饮,便不会迷醉,而不知情的人踏入室内,只消一炷香的工夫,身子便会酥麻,若是睡过去,几个时辰都不会醒来。他的手指掠过怀里人的肌肤,大漠的风沙使得那肤色不复从前的苍白,黝褐色的光泽却勾起了他的心跳,他鼻尖埋在对方颈窝里,仿佛闻到了风与雪、尘与沙的气息。


他的唇覆了上去。


一只手陡然扼住了他的喉咙,接着,他整个人被掀翻在床榻上,那力道钳制着他的咽喉,让他发不出声音来。一刹那间,他脑海中...

“如果走追不上,那就跑吧。如果我会老去,那也无计可施,但至少现在,我不会输给他。”

君臣(邪瓶)(一)

阅读提示:

1. 古风AU,帝王×武将。

2. 作者写得慢,本文是周更

3. 有虐,但不会BE。


(一)


天色初亮,皇宫上头还罩着暗沉的云霭。檐角上的雪还堆积着,青石板上结的冰霜让提灯笼的小中人几次险些跌跤。他好容易上了台阶,来到那两扇沉重的大门儿前,旁边守着两个中人,其中一个见他来了,压低了嗓子,“陛下还未起身,你轻着些,”顿了一下,又补上一句,“张大人还在里头呢。”


几个人交换了个眼色,都缄口不言了。


小中人点了点头,屏住呼吸,推开了门。扑面而来的暖意和熏香让他不禁打了...

《如果他拿了女主剧本》文评

我厚着脸皮要来的文评(不

看,她夸我了!她夸我写得好了!(不

《女主剧本》是我意料之外的故事,原先只是想写这个设定,没想到会有十多章。老张是我心目中的老张,吴邪是我心目中的吴邪。

所有的评论我都有看,真的很感谢大家看完,也很感谢姑娘的长评。

清新脱俗小白兔:


非常喜欢阿岛的文风。流畅又细腻,字里行间都是岁月静好的细水长流之感,很撩人。
|・ω・`)我猜本人也是个非常温柔的小姐姐吧。

还是从她的《青春期》开始,就喜欢上了她笔下的两人。老吴阳光可爱、又带着点少年人的天真,小哥深情而克制、清冷却温柔。
少年心事美好又动人,就像一块咖啡味的糖,苦中带甜,欲罢不能。

《女主剧本》中两...

如果他拿了女主剧本(邪瓶)(十四)

全文完。


(十四)


“你真想好了?”阿宁说。


吴邪没说话,点了点头。阿宁走过来,给他理了一下衬衫的衣领,“场子里起码有百来号记者,一会儿肯定都抢着来,没准儿问什么的都有,你别乱了阵脚。”


“没事儿,”吴邪笑了,“我又不是没见过大场面。”


她不搭话了,半晌说,“萨沙的事儿,我原先不知道,没想到他给你找了那么多麻烦。”


吴邪看着她。她为了今天的记者会,化了精致的妆,眼影在灯下闪着光,这是个强势的女人,即使所有事情都与她的希望背道而驰,也要以最光彩照人的一面去应对,“也不是你的错,都过去了。”...

2018下半年阅读列表

整理一下近期看的书。


7月

杨显惠《甘南纪事》

张末《给未来杀手的信》(重新阅读)


8月

巫哲《飞来横犬》(很少看原耽,写得非常好,人物之饱满、细节之丰富,都算少有)

Stephen King《The Shining》(未看完)


9月

葛亮《北鸢》

Stephen King 《The Shining》(还未看完,好看,但是太长了)


然后还听了一堆盗墓笔记有声书。

如果他拿了女主剧本(邪瓶)(十三)

本章有(据善良的读者说不太明显的)互攻。快完结了。


(十三)


吴邪看着柜子上摆的照片。


陈旧的相片有些模糊,上面是一个女人,穿着八十年代的那种印花长裙,头发披在肩上,冲着镜头微笑,眉眼细长。她怀中抱着个孩子,大约还不到一岁,一双乌黑的眼睛注视着照相机。


吴邪看了好一会儿,直到张起灵走过来,递给他一杯水。吴邪接了,又看了看照片上的女人,“她真漂亮。”


张起灵看了他一下,又移开了视线。每次他的目光这样闪动,就表示他心里在想着什么,吴邪觉得他睫毛轻轻一抖,眼光转向别处的样子特别勾人。他现在看出来张起灵和女人之间...

如果他拿了女主剧本(十二)

邪瓶,注意CP。


(十二)


房间里只有一盏落地台灯,在床头发出温暖的光来。他身边的人窝在被子里,露出半边赤luo的身体,皮肤有着柔和的色泽,头发凌乱,底下藏着一双深黑的眼睛。吴邪抓过他的手,吻他的指尖,还故意抬起视线去撩他,对方的睫毛抖了抖,是难为情了。


吴邪笑了起来,嗓音还残存着欲望,低声说,“小哥,去洗个澡吧。”


他冒着夜晚的冷风,快步穿过街道,来到张起灵那栋老房子楼下时,又想起了当时的情形来。两个人窝在吴邪的公寓里,他的吻沿着对方的脖颈落下,毫无保留的温存,好像只要有这个人在自己怀里,别的什么都不...

© 阿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