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张本命,除了瓶邪什么都吃。

如果他拿了女主剧本(邪瓶)(四)

(四)


吴邪头一次见到张起灵,就知道他这人不好相处。


倒不是说他有什么架子,也不是说他摆脸色给人看,毕竟这人平时就像一块顽石,想跟他吵架也不可能。说他不好相处,是因为你和他压根儿相处不了,按胖子的话说,小哥身边十米的半径内,都是他的冰山气场范围,走近了都觉得温度下降,说话都直冒白气儿。吴邪在片场瞧见他,不是睡觉、就是发呆,偶尔看剧本,对谁也不理睬,觉得这人跟个闷油瓶子似的,特别讨厌。


那时他二十出头,说好听点是少年气性,说得不好听,就是自视甚高,看不惯张起灵这种冷漠的为人。直到有一场戏,要拍飞檐走壁的打斗,他在半空中吊威亚,落地时却出了状况,人几乎...

如果他拿了女主剧本(邪瓶)(三)

(三)


阿宁的白色SUV 上了外环高速,吴邪才算有点儿清醒了。外头夜色笼罩,周五晚上的马路堵成一片。他直起身,就听到阿宁问,“去你家还是?”


“去公寓吧,”吴邪说,只觉得喉咙干涩,摸出了车上的矿泉水拧开,咕咚灌了几口,“我这会儿路都走不利索,让我妈看见了,又要唠叨了。”


阿宁瞥了他一眼,“那个焦老板没为难你吧?”


“还有旁人在,他也不能把我怎么样,”吴邪笑了声,“陪几个大老板喝点儿酒而已,又不会少块肉。”


阿宁叹了口气,半晌说,“真不懂你,又不是没有别的路走,为什么偏要在这个圈子里混下去,难不成还是为...

如果他拿了女主剧本(邪瓶)(二)

丧瓶单箭头,注意CP。


(二)


吴邪跟张起灵不同,他是科班出身,长相、演技都不差,家底也清白,可以说要资源有资源,所以毕业后拍了几个广告,演了几部抗战剧、言情剧什么的,就接到了男三号的片约。他性格好、会说话,在场子里从没有跟谁闹过不快,不少导演都喜欢他。


惟有今天,片场的气氛有些不妙。明眼人都瞧出来了,小三爷和剧组里的一个小鲜肉不对付。


这个小年轻叫刘丧,当然,这是个外号。这小子是个九零后,典型的全靠刷脸,演技基本为零,会被安插到剧组来,估计是在投资方那边有点儿关系。他出道时演过一个谍战剧,表现惨不忍睹,评论骂声一片...

如果他拿了女主剧本(邪瓶)(一)

邪瓶,娱乐圈AU,欢乐向(?)

(一)


他立在雪地中,坠落的雪花如失了方向的蝶,覆在他头上、身上。与他对峙的,是个皮肤黝黑、身形壮硕的高原人,穿着蓝袍子,两人如同石像,都一动不动。电光火石之间,蓝袍人陡然出手,一掌直劈而来,他侧身闪过、化掌为拳,直击对方要害。两人旗鼓相当、你进我退,衣襟在呼啸的寒风中飞扬,如一场舞蹈。末了,他猱身而起、反手为刃,劈在蓝袍人脖颈,对方身子抖了抖,倒在了雪地里。


他收手时,呼吸腾起一阵白雾,碎雪从发丝间落下。这个特写持续了两秒,然后黑瞎子喊,“cut!”


鼓风机停止了转动,化妆师立马跑上来,在他脸上补妆。胖子...

沙海前四集观后感:

对原著党来说,这部剧不算完美,但充满了生动有趣的细节,譬如新月饭店的那个房间,那把沉重的古刀,等等,可以说每分钟都好看。作为老张的粉,在这部没有老张的戏里,总能感受到老张的影子无处不在,也许是私心吧。

人物众多,但有的角色还是欠缺塑造,观众看的时候略感茫然,大概是我能挑出来的为数不多的毛病之一了。

另:秦昊演的这个吴邪,是真的很吴邪了。

海上(邪瓶)

旧文,短篇。


“现在我们看到一辆勇敢的公交车冲过路面,水花差不多打到了挡风玻璃。目前二桥出口积水严重,希望各位司机朋友量力而行......”


广播兹啦兹啦地响,的士前窗的刮水器还在摇晃,雨几乎已经停了,能看见前方马路上深深的积水。的哥挂了空挡,拉上手刹,一副准备在这儿长期停留的样子,说:


“走不了啦,您就这儿下吧。”


吴邪打开车门,雨水已淹没了脚下的地面,他只好脱了鞋袜拎在手中,赤脚踏进了水里。前面的水洼边上,小轿车堵成了一片,喇叭声此起彼伏;过路的大货车和卡车以几乎轻蔑的姿态径直驶过水坑,溅起的浪有一人高。


刚...

青春期(邪瓶)(番外一)

提示:有车,虽然开得不快。

青春期(邪瓶)(完)

外链见评论。感谢阅读。

青春期(邪瓶)(十三、十四)

为了美观,这两章都放在这儿了。
下章就完结啦,之后大概还会有一两个番外。

青春期(邪瓶)(十二)

(十二)


白玛是在吴邪上初二的那年去世的。张起灵接到老家打来的电话时,人已经走了,还是医院的人通知他的,让他去处理母亲的后事。他挂了电话,独自在客厅里坐了一下午,直到吴邪放学到了家,风风火火地进了门儿,放下书包,就打开冰箱翻出了昨天剩下的饭菜,还一个劲儿地说着什么,他没听清。吴邪把碗放进微波炉里,嘴上还在念叨着,“哎,老师说这次办演出,学生家长都要去看,你去吗?”他转过身来,有点儿兴奋,“知道我们班要搞什么节目吗?”


张起灵没有反应,过了好一会儿,才抬起了头。吴邪一时怔住了,看见对方眼中透出他从未见过的、茫然的神色来。


吴邪把没说完的话都咽...

© 阿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