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手,吃all瓶。
主阵地已转移至AO3,详情见评论外链。

君臣(邪瓶)(中)

外链见评论。注意避雷。

君臣(邪瓶)(上)

把先前的梗改写了,还会有两章。

青春期(邪瓶)(十)

原来评论可以放传送门的吗,我现在才知道(

青春期(邪瓶)(九)

Lof手机验证码收不到,这章先这么发了。

青春期(邪瓶)(八)

(八)


吴家有三个儿子,老幺早年同家里闹翻了,很久没回来过了。老二在海外工作,生活还算稳定,所以出事儿以后,吴二白就过来,把孩子带走了。张起灵的生活忽然沉寂了下来,他的单身宿舍里没了孩子的吵闹,也没人让他到家里去一块儿过中秋了。时间照旧在论文与求职中度过,天气逐渐转冷,某天早上,他正匆忙收拾东西,准备出门去面试,却忽然接到了吴二白的越洋电话。


“小邪的情绪很不好,”对方说,“到了这边,语言不通,又没有父母在身边,总问我爸妈为什么不要他了。我告诉他要过很长时间才能见到他们,孩子很难过,有阵子都不怎么说话了。我担心这么下去,会对孩子的性格有影响,打算...

青春期(邪瓶)(七)

(七)


桌上的菜已吃了一半,人还没到。黑瞎子看了看手机,还是没有动静。对面坐的两个人都有点儿不耐烦了,其中一个说,“姓张的架子挺大啊,这是晾着我们呢。”


“没,”黑瞎子赔笑道,“他这人平时真不是这样的,没准儿在路上堵着了,”话还没说完,手机的屏幕亮了起来,是张起灵,“哟,打过来了,我接个电话啊。”


他起身出了包间,把门儿在身后带上,“喂,哑巴?”没等对方答应,他已经抱怨开了,“你哪儿呢?知道我为了介绍这单买卖给你,费了多少劲儿吗?你半天不出现,人家都坐不住了,这不坑我呢吗?”


对方顿了两秒,“我不去了。”...


青春期(邪瓶)(六)

(六)


那之后一切都逐渐回到了正轨。秋老虎的高温一退去,冷空气就骤然袭来,几场大雨之后,冬天就悄无声息地降临了。


周六清早,吴邪还在被窝里赖着,张起灵就来叫他起床。他顶着一头乱发,迷迷糊糊地套上毛衣和运动衫,匆匆洗了脸吃了早饭,就跟着张起灵出了门。两人坐上公交车,来到三环外的一片住宅区。吴邪从没来过这儿,也不认得这是什么地方,只看见张起灵在入口处刷了门卡,领着他进去。


小区内绿化非常好,园林像是经过专业设计的,这个季节也还有不少常青的树木甚至仍在盛开的花卉,和外面的环境大不一样。张起灵推开公寓楼的玻璃门,带他上了电梯,按的是七层。...


青春期(邪瓶)(五)

要出门,这周先不更了,见谅。


(五)


到西安的那天下着雨,一辆的士将他们送到宾馆。


两人进了房间,放下行李,吴邪不由得四处打量起来。这间双人房朴素得有点儿像九十年代的风格,墙边架着暖气片,是令他感到陌生的第一件东西。他走到窗边望下去,是一条宽阔的大马路,稀稀落落的车辆在雨幕中穿梭。


就连这儿的空气,嗅起来似乎都不大一样。


两人简单地拾掇完行李,一起下了楼。前台小姐告诉他们宾馆附近就是回民街,可以去吃点儿特色的。走出大门时,雨正好小了,没一会儿,就渐渐停住。


西安的老城区,是围在高而阔的明...

© 阿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