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张本命,主邪瓶,CP杂食,吃互攻。

如果他拿了女主剧本(邪瓶)(四)

(四)



吴邪头一次见到张起灵,就知道他这人不好相处。

 

倒不是说他有什么架子,也不是说他摆脸色给人看,毕竟这人平时就像一块顽石,想跟他吵架也不可能。说他不好相处,是因为你和他压根儿相处不了,按胖子的话说,小哥身边十米的半径内,都是他的冰山气场范围,走近了都觉得温度下降,说话都直冒白气儿。吴邪在片场瞧见他,不是睡觉、就是发呆,偶尔看剧本,对谁也不理睬,觉得这人跟个闷油瓶子似的,特别讨厌。

 

那时他二十出头,说好听点是少年气性,说得不好听,就是自视甚高,看不惯张起灵这种冷漠的为人。直到有一场戏,要拍飞檐走壁的打斗,他在半空中吊威亚,落地时却出了状况,人几乎是急速坠下来,跟自由落体似的,差点儿就出了事故。但在着地的瞬间,一道人影以几乎看不见的速度闪了出来,用身体护住了他。

 

下落的冲击力不小,两人在地上滚了半圈儿,吴邪爬起身来,发现自己毫发无损,然后他看到了张起灵,这人脸色如常,右手却以一个不自然的角度垂着,他冲过来时单手撑地,整个腕关节都脱臼了。

 

剧组的人都惊呆了,半晌才有人反应过来,把张起灵送到医院去包扎。这一受伤,后头的几场戏都拍不了,张起灵的镜头本来就不多,最后又删了几分钟。到了杀青的时候,这人的手腕都还肿着,发布会上穿了件长袖,才把腕子遮住了。吴邪有时会想,张起灵的粉丝总是自认对他的一切都了如指掌,有谁看出来了,这人在镜头跟前时,手腕上还缠着绷带?

 

后来查实,是吊杆移位,导致威亚脱轨了,要不是张起灵接住了他,后果不堪设想。为了这事儿,吴邪觉得怎么也该有所表示,于是专门找人打听了张起灵的住址,买了保健品什么的去探病,结果发现这人竟然住在一个九十年代的小区里,楼下就是菜市摊子的那种。他一下车,就把帽子和口罩都带上了,进了那幢灰扑扑的住宅楼,旁边理头店的大姐还对他投来了狐疑的视线。

 

张起灵住在六楼,防盗铁门,上头贴了个褪色的福字,都已经剥落了,吴邪几乎以为自己搞错了地址。他本来还特地穿得比较低调,GAP的连帽衫搭灰色牛仔裤,结果杵在楼道里,还是很扎眼,又带着口罩、手里拎着个大袋子,有个大爷拄着拐棍下来,看他的眼神好像在看通缉犯。

 

他按了两次铃,里面才传来了拖鞋的踢踏声,防盗门打开了,头发凌乱、身穿白背心的张起灵出现在了他眼前。这人睡眼惺忪,上下打量了他一阵,“是你?”

 

整个会面的过程持续了大约五分钟。吴邪说明来意,把慰问品递上,张起灵毫无表情,只是点头道了声谢,然后说,“还有事儿吗?”

 

“啊?”吴邪愣了一下,“没,没了。”

 

门儿在他面前关上了。吴邪站在原地,不可置信地瞪着那扇铁门。

 

 

那次的事之后,张起灵这个人,算是成功引起了吴邪的注意。他救了吴邪一命,也算替剧组挽救了一次潜在的危机,听说制片人还请他吃了个饭,又替他争取到了在别的片子里试镜的机会,大概也就是在那时,他认识了黑瞎子。黑眼镜早年也是拍武打片出身,是个练家子,后来眼睛不顶用了,才当了导演。他和张起灵一见如故,当时就拍板说,一定要找机会,让他演个快意恩仇的侠客。

 

这种承诺大多算不得数,不料两年后,黑瞎子真的把他介绍给了另一个导演,对方在筹备一部戏,是要冲奖的,当时就说了,不是有功底的演员不要。

 

这部片子,就是《借刀》。

 

吴邪看过拍摄的花絮,镜头中的张起灵照旧表情漠然,但导演一喊“action”,他就好像换了一副神采,那双深黑的眼睛灼灼燃烧,仿佛跳动着火焰。补妆的时候,化妆师小姐姐拿着小刷子,在他脸上扫来扫去,他闭着眼,一动不动,像个乖小孩儿,只有睫毛一抖一抖的。一场戏从凌晨拍到晚上,当中他趁着休息的空隙补觉,整个人蜷在躺椅上,像一只蛰伏的大型猫科动物。

 

那一年,吴邪过得很不顺。家里始终反对他拍戏,认为让他读艺校、当演员,已经算是很大的纵容了,原先演些少女小言什么的也就算了,现在竟然接了个本子,要拍什么同xing题材的电影,二叔一拍桌子,就把他的路子全给截了。他自出道以来,不少资源都是凭家底子得来的,二叔放了话,不但电影换了角色,整个圈子里一下子都没人敢找他拍戏了。经纪公司在微博上发了个声明,说他病了,暂时休息一阵子。在二叔的命令下,他的微博账号都交了出去,不久有人替他发了个“都会好起来的,我爱你们”,粉丝们流着泪评论“你没事就好”。

 

连续两个月没有工作,他给一个认识的编导打电话,对方没接,却发了个朋友圈,“有时候拒绝是一种善意”。

 

那时他大概是嫉妒张起灵的。他看着花絮中的镜头,张起灵在片场吃饭睡觉拍戏,做着自己想做的事,那么简单,那么认真,就像他这个人一样。吴邪以前在什么地方看过一句英文,“Be simple, but not easy”。简单,但不简易,张起灵大抵如此。

 

他在床上躺了很久,最后摸出手机,给二叔打了电话。




TBC.

评论 ( 16 )
热度 ( 106 )

© 阿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