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张本命,主邪瓶,CP杂食,吃互攻。

如果他拿了女主剧本(邪瓶)(二)

丧瓶单箭头,注意CP。




(二)



 

吴邪跟张起灵不同,他是科班出身,长相、演技都不差,家底也清白,可以说要资源有资源,所以毕业后拍了几个广告,演了几部抗战剧、言情剧什么的,就接到了男三号的片约。他性格好、会说话,在场子里从没有跟谁闹过不快,不少导演都喜欢他。

 

惟有今天,片场的气氛有些不妙。明眼人都瞧出来了,小三爷和剧组里的一个小鲜肉不对付。

 

这个小年轻叫刘丧,当然,这是个外号。这小子是个九零后,典型的全靠刷脸,演技基本为零,会被安插到剧组来,估计是在投资方那边有点儿关系。他出道时演过一个谍战剧,表现惨不忍睹,评论骂声一片,后来改走综艺路线,还算卖得了萌、搞得了怪,人气也逐渐上来了,于是趁着热度又打广告、又做代言,十分商业。他会叫刘丧,大概是因为当年拍谍战剧时接受采访,被问到对这部剧预期如何,这小子说了句,“希望不会扑街吧。”

 

后来果然扑街了,其人因此得名。

 

刘丧在《寒城赋》中演的是个孤儿,性情乖戾,以流浪讨饭为生,直到遇上了张起灵。乞讨的镜头,刘丧演得十分勉强,总有种纨绔子弟纡尊降贵去乞食的感觉,也没有半点儿戾气,倒像个怂蛋,看得黑瞎子长吁短叹的,说朽木不可雕也。直到有一场戏,是男二带着捡来的孤儿在一个山洞中过夜,男人睡着了,少年替他把毛毡盖上,自己也蜷在旁边睡去。出乎所有人意料,这段居然是一条过,刘丧演得恰到好处,没有半点不自然。

 

吴邪在黑瞎子旁边,看着摄像机拍下来的画面。刘丧拨弄了一阵柴火,然后起身,把毛毡搭在张起灵身上,静默地看了对方一会儿,挨着这人躺了下来。真情实感、一气呵成,吴邪想,真特么是本色出演。

 

关于刘丧,一个众所周知的事儿就是,他是张起灵的饭。当初刚爆出这个料,不少人都以为是倒贴蹭热度,招了不少黑,但有人去翻了他的微博,发现早在哑巴张还未成名的时候,他就已经饭上了,账号上有当年转发的的不少资讯,都是张起灵原先演的那些个小破剧,甚至有一条,是他用手机拍的机场照片,上头有一个他自己模糊的大头,比着V字手势,背景中穿连帽衫的张起灵格外清晰。这些微博他一直没删,下面有赞的有喷的,他也全不理会。

 

吴邪坐在自个儿的位子上玩手机,登陆小号,刷了下微博,大号刚发出去那条底下,评论照旧是众生百态,粉丝夸他又帅了,黑子喷他卖人设,看得久了,有点儿无趣。不知怎么翻到了刘丧的微博,看到了一条转发,他随手点开来,是这小子被某个娱乐杂志采访的视频。前几分钟都是宣传他最近上的综艺,吴邪刚要关掉,忽听有记者问,“你对张小哥的追随,一直是大家的话题,能说一下为什么把他看作偶像吗?”

 

刘丧面不改色,“我觉得自己和他很像,说不定我会成为下一个他。”

 

张起灵的粉丝还有五秒到达战场,吴邪已经看到了结局。记者又问,“是什么时候开始的呢?”

 

刘丧的眼睛亮了一下,说他看过张起灵早两年拍的一部电影,叫《借刀》。粉丝对这片子耳熟能详,路人却不太知道,是张起灵独挑大梁的第一部戏,演的是个混迹江湖的游侠,受人托付,去解救一个小姑娘,却被卷入一场阴谋中。故事不坏,但影片基调灰暗,普通观众看了难免觉得无聊,所以票房不咋地,却得了不少奖,也证实了张起灵是个演技派,毕竟这人平时是个冰山,却演了个玩世不恭的浪子,眼角眉梢的傲气和风情,叫人看了不得不心动。

 

吴邪印象最深的,是有一场打戏,张起灵凌空一跃、双膝落在敌手肩头,腰间发力一拧,对方的头颅便被扭断了,整场戏干脆利落,十分漂亮。吴邪退出微博,又悄悄去搜了下,找出了这一段的片花来看,镜头中的那人是那样的凌厉与残酷,又带着某种说不出的美感,像杀伐,又像勾引,让人的视线落在他身上,就移不开了。

 

“哟,看什么呢。”旁边有人说。

 

吴邪唰地抬起头,条件反射地扯下了耳机。阿宁冲他妩媚一笑,“我说你干什么呢,看这反应,跟做贼似的。”她放下手中的塑料袋,“吃饭了吗?”

 

“在家吃了,”吴邪关掉了视频。

 

阿宁在旁边的椅子上坐下,自顾自打开了袋子,拿出了面包,“我可忙活了一早上,还没吃上呢。迟早得让公司给你找个助理,否则什么活儿都让我干,累死姐了。”说着,她又转头瞥了眼吴邪,“还有,劝你收起那点儿小心思,旁人都看出来了。”

 

“说什么呢,”吴邪按灭了手机屏幕,讪笑了两声,“我这不是为了学习嘛。”

 

“你算了吧,”阿宁嫌弃道,“老跟人家张小哥套近乎,还跟一个小鲜肉搞得不尴不尬,亏我还以为你处事老到呢,真不怕招黑啊?”她瞧了眼张起灵那边,“这么在意这人,难不成还是为了当年的事儿,被人救了一次,你还真动心了?”

 

化妆师喊他过去,要开始做造型了。吴邪得了借口,起身就要逃走,阿宁吃着面包,又补了句,“别忘了今晚还有饭局,雷城那边的大老板也会过来,那人可得罪不起。”

 

“又是那个姓焦的?”吴邪说,“他平时就不怎么待见我,还让我去陪吃饭?”

 

“有什么办法,”阿宁说,“人家的手段可不少,要是看你不爽了,营销号的唾沫星子都能淹死你。今晚六点,完了我去接你。”




TBC.

评论 ( 2 )
热度 ( 108 )

© 阿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