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张本命,主邪瓶,CP杂食,吃互攻。

如果他拿了女主剧本(邪瓶)(一)

邪瓶,娱乐圈AU,欢乐向(?)


(一)

 

他立在雪地中,坠落的雪花如失了方向的蝶,覆在他头上、身上。与他对峙的,是个皮肤黝黑、身形壮硕的高原人,穿着蓝袍子,两人如同石像,都一动不动。电光火石之间,蓝袍人陡然出手,一掌直劈而来,他侧身闪过、化掌为拳,直击对方要害。两人旗鼓相当、你进我退,衣襟在呼啸的寒风中飞扬,如一场舞蹈。末了,他猱身而起、反手为刃,劈在蓝袍人脖颈,对方身子抖了抖,倒在了雪地里。

 

他收手时,呼吸腾起一阵白雾,碎雪从发丝间落下。这个特写持续了两秒,然后黑瞎子喊,“cut!”

 

鼓风机停止了转动,化妆师立马跑上来,在他脸上补妆。胖子从地上爬起来,哎哟了两声,“齐导,黑爷,这次总算过了吧?你是不知道,我穿着这一身打架,实在不得劲儿,还得假摔。”

 

黑瞎子看了一遍拍下来的画面,宣布换个机位,再来一条。他笑道,“胖爷,肚腩勒着了吧?”

 

鼓风机又呼呼地吹起了雪,两人又摆出了对阵的架势。这一段儿是重头戏,讲的是男二孤身潜入雪域中的神秘领地,不料被人发觉,是两个高手对决的戏码。他们已经在摄影棚里待了两个多小时,拍了好几条,黑瞎子却始终不太满意,跟武指在旁边聊了半天,动作改了不下五六次。小助理云彩还特地买了零食和饮料,在休息的间歇给两人送来,补充体力,胖子接过饮料,老盯着人小姑娘看,连一早上摔了几次的腰酸背疼都忘了。

 

五分钟后,两人还没打完,黑瞎子又喊,“cut,最后一个动作太不自然了。”

 

胖子累得要吐血,好在这次没让他摔,他吭哧吭哧地往椅子上一坐,就不起来了。黑瞎子朝张起灵走过去,拍了拍他的肩,“哑巴,最后一下得换个招式,蓝袍藏人也是个高手,不会轻易被撂倒,否则观感很不真实。”

 

两人说了半天的戏,还比划了起来,最后,张起灵点了点头,黑瞎子转身喊了声,“就位,这次争取一条过!”

 

摄像机又一次开始旋转,雪地上再次展开紧锣密鼓的舞蹈,两人翻飞的衣裾在镜头前形成了艺术般的效果,旁边看的人不禁屏住了呼吸。只见张起灵出手如电,却是声东击西,在蓝袍人躲避的瞬间拧身飞踢,对手连退了几步,已处于劣势,他凌空跃起,身形快如虚影,一记手刃落在对方颈间,蓝袍人终于倒地。

 

“cut,”黑瞎子喊,“漂亮!”

 

 

吴邪上午没戏,睡到中午才起床,等到了片场,张起灵已经盖着羽绒服,在躺椅上睡着了。他那个小助理云彩乖巧得很,叫了声小三爷,去给他倒茶。他坐下了,发现张起灵还没醒,索性掏出手机来,在镜头前摆出了张微笑的脸,给自己和对方的睡相拍了张合影,然后发了个微博。

 

“你们小哥又睡着啦,我悄摸拍一张。”

 

评论和转发来得迅速,他也懒得看,关掉应用,按灭了屏幕。反正张起灵从来不介意这种照片,这次拍戏,吴邪又是男一,搞点儿宣传炒一下热度也算是他的责任。他们合拍的这部片子叫《寒城赋》,是一部长篇网络小说改编的,人气很高,粉丝基数也大,已经连载了好几本,之前也拍过电视剧,不过质量挺渣的,这次好不容易找了靠谱一点儿的投资方和导演、选角也还算严谨,读者的期待都很高。说是分男一、男二,其实两人的戏份不相上下,算是双男主,宣发预热的期间,炒CP也是免不了的。

 

其实凑CP这种事儿,也不是第一次了。

 

早在几年前,两个人就合作过。那时还没有几个人知道张起灵是谁,吴邪只听说他是武替出身,原先过得比较苦,摸爬滚打,就为了勉强混口饭吃。后来机缘巧合,被解雨臣手下的探子发掘了,演了些小角色,这个人平时面瘫,却意外地什么都能演,从秃顶、啤酒肚的中年学者,到穿白汗衫、拉人力车的大爷,跑了不少龙套,最后被安插去拍了个武侠片,才遇上了吴邪。

 

那也是吴邪出道后拍的第一部电影,他演男三。片子挺扯淡的,但架不住主角是当红的小生小花,票房号召力不容小觑。张起灵的角色本来在男五号开外,戏份加起来一共八分钟,几乎没啥台词,但由于整个片子都拍得很玄学,演技良莠不齐、特效一言难尽,结果他演了个寡言少语的武林高手,反而给某些观众留下了深刻的印象。电影上映后的一个星期,他那个基本不怎么用的微博一下子涨了好几万的粉,因为账号上几乎什么都没有,不少粉丝还怀疑不是他本人。

 

片子杀青的时候,搞过一个发布会,演员们站成一长排,张起灵在最边儿上,有记者问他,有没有什么想对观众说的,他直接摇了摇头。冷场的尴尬中,有人把话筒接过来,笑了笑说,“小哥不擅长言辞,但演得很好,希望大家支持他,也支持我们的戏。”

 

视频出来了,下面有议论的,有骂的,有说张起灵未红先骄的,吴邪的饭则趁势夸了一波自家爱豆替人解围的气度。出人意料的是,一片嘈杂中,出现了他俩的CP饭。

 

“不觉得他们放在一块儿,特别带感吗?”

TBC.

评论 ( 4 )
热度 ( 161 )

© 阿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