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张本命,主邪瓶,CP杂食,吃互攻。

青春期(邪瓶)(八)


(八)

 



吴家有三个儿子,老幺早年同家里闹翻了,很久没回来过了。老二在海外工作,生活还算稳定,所以出事儿以后,吴二白就过来,把孩子带走了。张起灵的生活忽然沉寂了下来,他的单身宿舍里没了孩子的吵闹,也没人让他到家里去一块儿过中秋了。时间照旧在论文与求职中度过,天气逐渐转冷,某天早上,他正匆忙收拾东西,准备出门去面试,却忽然接到了吴二白的越洋电话。

 

“小邪的情绪很不好,”对方说,“到了这边,语言不通,又没有父母在身边,总问我爸妈为什么不要他了。我告诉他要过很长时间才能见到他们,孩子很难过,有阵子都不怎么说话了。我担心这么下去,会对孩子的性格有影响,打算先把他带回来,在国内住些日子。”

 

张起灵没说话,对方又说,“他嚷着要见你。”

 

于是过了几天,吴邪又出现在了他家门前。小孩儿看着还不错,穿着厚外套,戴了个有兔耳朵的绒线帽,脸颊都被外头的冷风吹得通红,见了他就扑过来,抱住他的腿,像以前那样亲昵,没瞧出有什么不对劲儿。他带着孩子,跟吴二白出去下了趟馆子,吴邪抢着夹菜吃,笨拙的筷子却老是夹不住东西,张起灵把菜夹了,放到孩子碗里。

 

吴二白毕竟还有工作,在国内住了半个月就要走,提前给张起灵打了电话,算是知会了一声。但那天下午,张起灵从外头回来,看到一个团子似的小身影,抱着膝盖,坐在他家门口的台阶上,脑袋上还戴着那顶有兔耳朵的帽子,小孩儿低着头,那对儿耳朵都好像耷拉了下来。他在这孩子面前停下了脚步,吴邪抬起头来,一双眼睛红通通的。

 

他把肩上的包卸下来,“你怎么在这儿?”

 

“我不想走,我跟你待在一起好不好?”吴邪说,“那边学校里没有小花,也没有老痒,都没人和我玩儿,大家说的话我都听不懂,爸妈也不要我了。”他仰脸看着张起灵,两颊上挂着泪痕,“让我在你这儿住几天,好不好?”

 

 

张起灵给吴二白拨了电话,对方也很头疼,没想到这小子自己跑了出去,还去找他了。情况也确实难办,孩子的年纪太小,外头的环境对他来说过于陌生,吴二白平时工作忙碌,也很难顾上他,胖子听说了这事儿,首先就拍了大腿,“小哥儿还没找到工作,把孩子放在他那儿,也不是个办法,要我看,吴邪就先住在我这儿,等过段时间,孩子心里适应了,没准儿就不觉得孤单了,到时候再让吴家老二把他领去,上那洋学校去。”

 

胖子是个包工头,因为搞工程,早年就跟吴邪的爸妈认识了,有几年时运不济,全靠吴一穷夫妇扶持。这人性子直,心也好,但到底是个大老粗,大伙儿都担心吴邪待在他那儿也不合适。讨论来、讨论去,末了决定,就让吴邪住在张起灵那儿,大家伙儿平时都帮忙照应着,反正过不了多久,孩子也还是要走的。恰好这会儿,张起灵的饭碗也落实了下来、生活渐趋稳定,吴邪就在他的家里暂且住了下来。

 

所有人都没想到,这事儿的结果是,吴邪最终留在了张起灵身边,而且这一待就是七年,再没有离开过。吴邪上小学四年级的那个夏天,吴二白又回来了一次,动用了些人脉,把张起灵的监护人身份办了下来。当时很有些反对的吴家人,宁可把这棵家里的独苗领回去延续香火,也不让一个外姓的陌生人收养吴邪,还把事儿闹到了张起灵的单位去,搞得所有人都知道了他有个孩子,连原先对他有意思的女同事都打消了念头。那会儿,为了吴一穷夫妻在老家留下的祖产,这些亲戚正争得不可开交,都想把这个孩子收到自己名下去,其中有个叫曹二刀子的,还来找过张起灵,又是威胁又是恫吓,还动上了手,结果走的时候,眼角就多了块儿淤青。

 

张起灵甚至没有想过,吴邪到底不是他的孩子,不应该让他担负这份责任。他只看到吴邪的皮肤被夏天的太阳晒得黝黑,脑门儿上挂着汗水,跟小花、老痒一块儿放学,你追我跑地回家,像所有普通的小孩儿一样,而他不会把这孩子交给不认识的远亲,让他们领他去不认识的地方,尤其是在他的父母离开之后。

 

 

那天晚上,张起灵结束了应酬,独自回到了家,还散发着新房子气味儿的两居室一片漆黑,地板冰凉,半点儿人气都没有。他把门在身后关上,忽然觉得这间并不大的屋子变得空落落的,吴邪不在。

 

他记起吴邪刚上初中那年,他把母亲从老家接了过来,在这座城市住了一段时间。那会儿,白玛的身体已经很衰弱,也去不了什么地方,基本就是在家待着,给他和吴邪做点儿饭。有一次,白玛拉着他的手说,“你身上真暖和,以前的毛病好啦?小时候只要过冬,你就手脚都是冷的,医生说是气血不足,也没给你把身子补好,这会儿怎么不怕冷了?”

 

有件事儿,他一直没有对任何人说过,不是生活把吴邪强加给了他,而是他本来一无所有,那孩子却来到了他身边,成为了他血管里流动着的温暖,胸腔里搏动着的心跳。他体质偏寒,冬天里总是手足冰冷,那孩子挨在他身边,像个小火炉似的,时间久了,他的毛病竟然逐渐好了,白玛听了,笑着说,是那孩子把你给捂热了。

 

“有孩子真好。”白玛轻声说,“这孩子真好。”



TBC.

评论 ( 2 )
热度 ( 67 )

© 阿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