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张本命,主邪瓶,CP杂食,吃互攻。

如果他拿了女主剧本(邪瓶)(九)

Lof最近有时登不上,以后的章节尽量在人少的时候发。




(九)



 

刘丧来的头两天,基本是个灾难。吴邪跟这小子不对付,两人一块儿下厨房,都能为了鱼是清蒸还是红烧争论起来,最后还是张起灵直接把鱼拎到水龙头下洗了剖了,放上了蒸笼,两个人才终于消停了。张起灵看了看他俩,没说话,他饿了的时候心情不太好,吴邪觉得他们要是再吵下去,下场大概会和那条鱼一样。张起灵出了厨房,刘丧又怼了句,“怎么样,我说用蒸的吧,他喜欢吃清淡点儿的。”

 

你刚还说他是北方人,口味重呢,吴邪觉得自己的脸色应该挺精彩的,这一期播出了之后,微博上都用起了他的表情包:吴邪听了都想打人.jpg。这节目的水太深了,吴邪想,也不知道把刘丧这小子找来是什么用心,当初果然不应该答应解雨臣,来录这个劳什子综艺。

 

 

在公寓里住了一周之后,摄制组决定出发去录外景,也就是去郊外体验几天农家乐,美其名曰给吴邪这一组良好表现的奖励,但吴邪怀疑又让刘丧那小子占了便宜。来录这个节目之前,刘丧发了条微博,说趁着这个机会,要亲口向偶像表白,毕竟作为粉丝这么多年,还没当面跟正主说过呢。吴邪想到两个人的良辰美景,就这么被这小子给破坏了,就觉得心里闹腾。

 

这座城市两面环山,又靠着江,郊外的风光还是不错的,山野当中也有不少农家乐,可以钓鱼、捉河虾,自己生火做饭,还有篝火晚会之类的活动。张起灵一路在车上昏昏欲睡,刘丧几次想跟他搭话,他都毫无反应,脑袋挨到了旁边的吴邪肩上,才醒了过来,如此循环往复。等到了地方,他却一下子精神了,似乎这山林野地是他的地盘,吴邪觉得这人特别适合在山中隐居,仿佛已经看到了他退出娱乐圈,到乡下去种地喂鸡的景象。

 

山中的溪沟十分清澈,深处的水藻丛中藏着不少青虾,几个人挽起裤腿,赤足蹚进冰凉的水中,设下捕虾的地笼,也就是纱篮似的网兜,用绳子拴住,在里头放上羊骨头作为饵,大河虾就会自动上钩。张起灵甚至用不着这种东西,他像一只寻觅猎物的水鸟,盯着水底下的动静瞧,接着陡然出手,只听哗啦一声、水花溅起,两根手指间就夹起了活蹦乱跳的大虾,连农家乐的大叔看了都说,“哟,这个小哥好狠哟,我家的虾子还跑得蛮快的咧。”

 

吴邪看他目不转睛,知道是玩儿得高兴,心说这人真有趣,随手拿了条毛巾给他擦,“别把衣裳弄湿了,小心着凉。”转头一看,刘丧还在溪沟里转来转去,也企图空手捉虾呢。

 

“别费劲儿了,”吴邪冲他喊,“你逮不着的。”

 

 

抓到的虾洗好了剥干净,准备放到炭火上烤,吴邪和农家乐的大叔又是架炉子,又是添碳,搞得手上脸上都是黑灰,张起灵却一个人坐在板凳上,肩上搭着毛巾,不知道在发什么呆。刘丧往他旁边一坐,就说,“偶像。”

 

摄像机在他俩身后,张起灵转过脸看他,一声不吭。刘丧说,“其实吧,我来录这个节目,是有话想对你说。”

 

吴邪在不远处把烧烤架放上,假装听不到他们在说什么。天色快暗下来了,头顶的天空已经能看到星子,和半个月亮隐约的轮廓了,前头的空地堆起了柴,晚上要搞篝火晚会,不少游客都会在这儿聚集。刘丧换了个舒服点的姿势,说,“你知道吗,我十九岁出道,参加了一个卫视的选秀,本来只是去试一下,没想到拿了名次,被一家公司看中了,就当了艺人。”

 

张起灵没说话,又转过头去看夜色了。刘丧又说,“刚开始挺苦的,为了拍戏昼夜颠倒,被导演骂得找不着北,都是常有的事,有时就会想,走这条路,是不是选错了?”他看向张起灵,“后来偶然看了一个电视剧,是个搞笑片,里面有个角色,戏份不多,但是特别逗,我就留意了一下是谁演的,然后去搜了一下这个人。”

 

这小子,吴邪心说,还敢提你偶像的黑历史,不知道他现在走的是冰山酷哥的路线吗?只听刘丧接着说,“当时特别惊讶,尤其是后来看了你的采访,觉得你这么不爱说话的一个人,是怎么演出那种喜感的角色的?”他顿了一下,“那会儿处在一个迷茫的时期,很希望有一个人来带着我往前走,听说你也是很早就孤身出来闯荡了,觉得挺亲切的,不知不觉就成了你的粉丝了。”

 

远处的篝火点了起来,传来了人群和歌舞的声音,十分热闹。火光映在张起灵漆黑的瞳子里,刘丧觉得他偶像的眼睛里有星辰大海。就在他以为张起灵不会说话了的时候,对方轻声说了句,“不是我。”

 

他愣了一下,“什么?”

 

张起灵看着他,摇了摇头,“你喜欢的不是我。”

 

刘丧还没反应过来,张起灵已经起身走开了。吴邪正忙着往烤虾上刷酱料,看他过来了,以为他是饿了,被香气勾过来的,正准备拿个盘子给他盛上两只,却瞧见他脸色不大对劲儿,这人一下午都没什么精神,他已经觉得有点儿奇怪了,“怎么了?”

 

张起灵还没说话,他抬手在这人额头上试了试,吓了一跳,“怎么这么烫?”他拿过毛巾,又擦了一把对方潮湿的头发,“肯定是着凉了,快去洗个热水澡,把头发吹干,也别吃这些个虾了,我给你熬点儿姜汤。”

 

张起灵任凭吴邪拿着毛巾呼噜自己的头发,温顺得像一只家猫,吴邪忍不住笑了,推着他往屋子里走,“我发现了,你这人生病的时候特别乖。”

 

刘丧坐在原地,看着他们两人,最后什么也没说,只是摇了摇头。




TBC.

评论 ( 6 )
热度 ( 91 )

© 阿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