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张本命,主邪瓶,CP杂食,吃互攻。

如果他拿了女主剧本(邪瓶)(八)


(八)




吴邪打听过了,这地方有一条古玩街,兼卖花鸟虫鱼、红木家具什么的,不少老头老太闲来无事,都到那儿去遛弯。他打扮成闲人的样子,专找这条街上的古董店,他会看门面,知道哪家是用工艺品唬弄外行人的,哪家是真的做这门生意的,碰上有门道的,就进去瞧,还让摄像机别跟着他,在外头等一会儿。

 

摄制组的人跟在他后头,在街上晃悠了半天,逛了好几家不同的店,看到吴邪有时跟老板搭话,有时和客人攀谈,都是一会儿就出来,摇头说去下一个。最后他走入了一家铺子,外头垂着门帘,看不清里面的情况,约摸半个小时后,吴邪出来了,冲摄像机笑了一下,说,“谈妥了。”

 

不一会儿,铺子的老板也出来了,两人在店门口摆起了一张条桌,又支起了一块板子,还拿出了笔墨纸砚之类的东西,摄制组的人问怎么回事儿,吴邪故作神秘地摇了摇头,“一会儿就知道了。”

 

吴邪铺开纸张,提笔蘸墨,就写了几个字儿,“鉴赏旧物,送福字”。他的瘦金体写得漂亮,贴到板子上,十分惹眼。有闲逛看花鸟的大爷大妈在门口驻足,有的是看到了摄影机,来凑个热闹,有的是好奇他们在干什么。一个头发烫成大卷儿的阿姨挤了过来,“这是要鉴宝吗?”

 

“鉴宝不敢,”吴邪说,“只不过我们老板要收点老东西,您家里要是有什么陈年的物件,不知道价值,放着又嫌占地方的,可以拿过来,我给您瞧瞧。当然了,如果真是什么贵重的大件,也就用不着拿到这儿来了。”

 

一开始大伙儿都只是看看,后来真的有人拿来了家里闲置的老物,有的是粮油票,有的是旧怀表,还有一个大姐拿来了刻着袁大头的银元,吴邪看了说,“仿得挺像的,不过这是铅做的吧?”

 

不久,古董铺子门前就排起了一条歪歪扭扭的队伍。大多数人只是图个新鲜,拿来的物件都不值什么钱,吴邪也还是一个一个地看,要是真碰上有年头的东西,又和老板谈得拢,铺子就出个价码,把东西给收了,还附送一方红纸,上头有吴邪写的“福”字。来的人不少,还有粉丝妹子混在人堆里求签名的,吴邪也不推却,照样提笔写上“祝你开心”,妹子接过纸张,感动得热泪盈眶,看样子好像打算把这幅字裱起来挂在墙上。

 

一天下来,吴邪连中饭都没顾上吃,还真收上来了几件东西,包括一柄清代的十四骨竹扇。按之前谈好的提成,得的钱虽然不多,也足够完成今天的任务了,他活动了一下手腕,忽然听到人群又起了一阵骚动,就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是张起灵,这人今天收工早,拍摄也基本结束了,正朝他走过来。

 

平时还不觉得,这会儿在人堆里看到张起灵,发现这人真是身形挺拔、眉目分明,一眼看去,就与旁人不同。吴邪忽然来了兴致,拾起笔蘸了墨,又铺开了一张白纸,写上了两句,“莫问何处寻仙骨,雪月松竹不知君。”

 

张起灵来到他身边,他就把这张纸抖开来,“给你的。”

 

后来这一期播了,有条评论说,“小哥刚收工,身上不是汗味儿就是机油味儿,亏吴邪还能写出什么风花雪月的诗来。这俩人要不是真爱,我就再也不相信爱情了。”

 

 

晚饭是张起灵做的,一个乱炖,一个大骨汤。看样子他本来是想做酸菜大骨汤,奈何没有地道的酸菜,只好作罢。吴邪看了就乐了,他跟这人相处的时间一久,胆子也肥了,开口就调戏,“你这菜够特色的,会说东北话不?来,给爷说一个?”

 

张起灵看了他一眼,“吃你的饭。”

 

旁边节目组的人笑出了声,吴邪也笑了,不知道自己在高兴什么。

 

隔天一早,摄制组还在做准备工作,吴邪就爬了起来。张起灵的房间还没有动静,这人不是特别爱早起的类型,总是一睡就不肯醒来。他溜进厨房,翻出一袋面粉来,又从冰箱里拿出鸡蛋,准备和点面,摊煎饼吃。吴邪会的不多,平时基本都是张起灵做饭,于是打算趁这人还没起床,先把爱心早饭预备好,显示一下自己也不是十指不沾阳春水的。

 

煎饼做得挺不错,张起灵蹒跚着到浴室里洗漱时,吴邪的油锅已经滋啦滋啦地响了,等洗手间的水声停了,喷香的饼子也出锅了。吴邪关掉抽风机,刚把饼子夹到盘子里,一个人温暖的身体忽然从后头贴上来,他一惊之下转过头,差点儿跟张起灵撞上,闻到了对方薄荷味儿的呼吸,手里的筷子都险些掉了,“小,小哥!”

 

张起灵一头乱发、睡眼惺忪,从他腰侧伸手过去,拿走了一块煎饼,放进嘴里嚼吧。吴邪一边抱怨他走路没声音,一边又有点儿期待,问,“怎么样,好吃吗?”

 

张起灵抬眼看他,这种距离之下,吴邪连他的睫毛都能数清楚。他慢吞吞地把饼子咽了,“好吃。”

 

吴邪哭笑不得,“刚出锅的,你不嫌烫啊?”

 

张起灵没答话,直接把盘子端到饭桌上去了。吴邪看着这一片祥和的画面,心里很是舒坦,两人录这个节目快一周了,不仅没有像其他嘉宾那样节衣缩食,还充满了生活情调,可以说十分优秀了。不幸的是,这种好心情并没有持续多久,因为他记起了一件事:按节目的惯例,录制过程中会邀请一位明星来客串,一般是和两个男主都认识的艺人,到公寓里来作客。

 

好死不死,这个嘉宾不是别人,是刘丧。




TBC.

评论 ( 5 )
热度 ( 90 )

© 阿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