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张本命,主邪瓶,CP杂食,吃互攻。

如果他拿了女主剧本(邪瓶)(五)

这章超字数了。


(五)





二叔一开始不接他的电话,后来被他扰得烦了,才答应约个地方见面。地点是吴家经营的中式餐厅,头顶的音响放着轻柔的古琴曲,栏杆外就是山石竹林、小桥流水,服务员把茶水端上来,茶是五峰毛尖,桌上摆着清粥小菜。吴二白啜了口茶,终于开口了,“给你介绍的那个剧组去了吗?”

 

“去了,”吴邪赶忙答应,“王导还挺喜欢我的,说下星期就开工。”

 

吴二白瞟了他一眼,放下了茶杯,“这次是让你长个教训,要是还敢胡来,就别拍戏了,等着接手吴山居的生意吧。”

 

“您说得对,”吴邪赔了个笑,“我都想通了,您让我干什么,我就干什么,不过,”他四下里环视了一圈儿,“这吴山居让您经营得这么好,可别砸在我手里了啊。”

 

二叔哼了一声,“你是不是觉得我是个老古板,阻挠了你演戏的事业?我告诉你,要不是我,你连戏剧学院都上不了,最多读个管理,回来接替你爸,把这饭馆开下去。你以为我闲得慌,乐意管你的破事儿?”

 

吴邪赶紧点头,一副狗腿的样儿,“都听您的,别说青春片了,就是让我剃光头演和尚,我都绝无二话。”

 

“行了,”吴二白摆了摆手,“少给我贫嘴。”

 

 

“你还敢说!”身穿校服、扎两条马尾辫的女孩指着他,气汹汹道,“阿妍为了你这个渣男,差点儿要寻短见!”

 

“小萍,你听我说,”他拿出最诚恳的语气,“这都是个误会,我是真心喜欢阿妍的!”

 

“误会?”女孩儿瞪着他,“那你说,她肚子里的孩子是谁的?”

 

“她怀孕了?”他一副如遭雷劈的表情,“我,我——”

 

完了,他忘词了。跟他演对手戏的小姑娘看他卡壳儿了,小声提醒道,“我指天发誓。”

 

“哦,”他知道已经演砸了,但还是念了下去,“我指天发誓,绝没有对她做那种——”

 

“Cut!”导演不耐烦地喊,“怎么回事儿,台词都记不住?还有,你的表情应该是震惊,不是扭曲!”王导说着,把卷成筒的本子扔到他怀里,“自己看剧本,还说是什么学院毕业的,人家小姑娘的戏感都比你好!”

 

这场戏他们已经拍了五六遍,不知怎么的,就是过不了。吴邪一直记不住台词,不是中场忘记要说什么,就是神情僵硬,显然完全不在状态。这段戏是在海滩上拍的,他演不好,整个剧组就得陪着一块儿吹冷风,小姑娘手缩在袖子里,鼻涕都要下来了。但他越是想演好一点儿,越是感觉到周围人的视线,那些目光让他感觉如芒在背,剧组里不少人听过他这个小三爷的名头,也知道他被家里收拾了的事儿,眼神中都带了嘲讽,似乎在等着看他的笑话。毕竟在旁人看来,他可以算是含着银汤匙出生了,多少演戏的人努力一辈子也争取不到的东西,他却唾手可得,凭什么?

 

他告诫自己别去在乎旁人的看法,找了个地方坐下来,又看了一遍剧本。他演的是个苦情备胎男,对女主一往情深,却没得到半点回应,女主意外怀了孩子,还要找他背锅。情节俗不可耐,但为了以后的工作,一定要把这个角色演好,最好让观众看了在影院里落下泪来。他正背着台词,一杯热奶茶忽然递到了他眼前,他一抬头,就看到了方才搭戏的小姑娘,对方冲他笑了,“我在旁边店里买的,你也挺冷的吧,拿着捂手也好。”

 

“呃,”吴邪迟疑了一下,还是接了过来,“谢了啊。”

 

小姑娘却没有离开的意思,脸上还有点儿羞涩,“小三爷,其实,我是你的粉丝,我真的特别喜欢你,听说这次跟你演对手戏,我特别高兴。”她低着头,不敢对上吴邪的视线,“你以前拍的电视剧我都看过,我觉得不管什么角色,你都会认真去演。”她说着,两个耳朵都红了,“我,我也要看一下剧本,我先走了。”

 

她转身就跑,一转眼就没影儿了。阿宁拿着两杯热饮料走过来,看了看吴邪,又看了看他手中的奶茶,挑了挑眉,“敢情已经有人给你送喝的了,我这算是白跑一趟了。”她扭头望向那小姑娘的背影,“怎么,她是你粉丝?”

 

吴邪捧着茉莉花味儿的珍珠奶茶,忽然想起还没问这姑娘叫什么,他刚来剧组没两天,只知道她好像是姓白。他笑了起来,又摇了摇头,最后说,“算是吧。”

 

 

为了拍这个青春片,剧组要在海岸、山野之类的地方取景,但经费又有限,住的旅店十分狭小破旧,到了晚上,老式的暖气时断时续,冻得人睡不着。吴邪索性爬了起来,到走廊里抽烟,借着昏暗的灯光读剧本。一根烟抽了一半,有人从他身边走过,忽然说,“吴邪?”

 

他抬起头,看见了一张熟悉的面孔。这人只穿了件灰色的T恤,额前头发凌乱,他放下了手中的本子,有点惊讶,“小哥,你怎么在这儿?”

 

“在附近拍戏,”张起灵说,“最后一场,明天就走了。”

 

“哦,”吴邪想起来了,《借刀》的拍摄应该还没有结束,张起灵大概是跟剧组一块儿住在这里,“挺辛苦的吧,等你的片子上了,我一定会去看的。”

 

张起灵没说话,视线落在他手中的本子上。吴邪笑了,有点儿尴尬,“我睡不着,就出来看会儿剧本,是个青春片,要演出催泪的感觉,我老是发挥不好。”他想快点儿结束这场对话,就说,“小哥,你赶紧去睡吧,外头太冷了,会感冒的。”

 

张起灵却没动,反而把剧本从他手中抽走了,翻开来看了一会儿,吴邪用红笔把自己的台词标了出来,这部分是他向女主告白的段落,台词很矫情,还要演出催人泪下的效果来。张起灵看完,把本子合上,忽然说了句,“我不喜欢你。”

 

吴邪愣住了,“什么?”

 

张起灵接着说,“我不喜欢你,就算你追着我跑,我也不会对你动心的。”

 

吴邪反应过来了,这是女主的台词,不是吧,他心说,张起灵要跟他对台本?在对方的注视下,他只好硬着头皮接上,“我喜欢你,和你没关系,我愿意为你付出一切,甘之如饴。”

 

张起灵看着他,“你和阿杰比,根本什么都不算,我喜欢的是他那样有志向的人。”

 

这哥们儿还把台词背下来了,吴邪想,一边接了下一句,“我知道班上的同学都看不起我,觉得我没本事,但我——”

 

“缺乏感情,”张起灵打断了他,“你应该觉得不公平,觉得难过,甚至有点儿激动。”他把本子递还给吴邪,“再来。”

 

吴邪吸了口气。他想起了一周前和二叔的对话,想到剧组里那些人的眼光,又想到了《借刀》花絮中的张起灵,那么简单,那么纯粹,他也想成为那样的人。半晌,他再次开口,声音变得有些不同了,“我知道班上的同学都看不起我,觉得我没什么本事,只不过仗着我爸有钱而已,根本配不上你。但我也有理想,也有自己的愿望,作为一个人,我也有希冀的权利。”

 

他抬起视线,看着张起灵,“我是真的喜欢你。”

 

张起灵那双深黑的眼睛注视着他,“就这么演。”他拿走了吴邪手上的烟头,“少抽点,对身体不好。”

 

吴邪看着他的背影消失在走廊尽头,心说这人大半夜不睡,到底是干嘛来了?




TBC.

评论 ( 16 )
热度 ( 80 )

© 阿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