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张本命,主邪瓶,CP杂食,吃互攻。

海上(邪瓶)

旧文,短篇。



“现在我们看到一辆勇敢的公交车冲过路面,水花差不多打到了挡风玻璃。目前二桥出口积水严重,希望各位司机朋友量力而行......”

 

广播兹啦兹啦地响,的士前窗的刮水器还在摇晃,雨几乎已经停了,能看见前方马路上深深的积水。的哥挂了空挡,拉上手刹,一副准备在这儿长期停留的样子,说:

 

“走不了啦,您就这儿下吧。”

 

吴邪打开车门,雨水已淹没了脚下的地面,他只好脱了鞋袜拎在手中,赤脚踏进了水里。前面的水洼边上,小轿车堵成了一片,喇叭声此起彼伏;过路的大货车和卡车以几乎轻蔑的姿态径直驶过水坑,溅起的浪有一人高。

 

刚走到路口,他就看见黑瞎子正戴着墨镜、穿着短裤和拖鞋站在人行道旁。积水漫到了人行道上,海浪似的一波一波往上涌。黑瞎子正举着手机,以马路和海浪为背景自拍。

 

“看海呢?”吴邪打了个招呼。

 

“哟,小三爷。”黑瞎子说,“来找哑巴?”

 

吴邪点点头,“他人呢?”

 

“小区门口推车呢。”

 

吴邪卷起裤腿,深一脚浅一脚地走了一会儿,果然在小区的大门前见到了那人。张起灵没打伞,穿着他那件蓝色旧T恤和泛白的牛仔裤,裤腿挽到膝盖,身上几乎都湿透了,头发都湿漉漉地贴在额头上,正推着他那辆小电动往水浅的地方走。小区门口一片汪洋,雨水淹没到了小腿,不远处,一台黑色的奥迪被水浸得漂了起来,车头一浮一沉的。

 

张起灵找到一块地势稍高的裸露的地面,刚把电动车停好,吴邪就来到了他跟前。他抬起头,打量了一下吴邪,问:

 

“坐地铁来的?”

 

吴邪点点头,“半路换了的士。他娘的,地铁站的玻璃墙上直往下渗水,跟瀑布似的。听说四号线更惨,墙缝里都往外喷水,轨道都被淹了,简直是灾难片的场景。”

 

张起灵没说话,两人面对面互看了片刻,都把对方的狼狈模样收入眼中。吴邪忍不住咧嘴一笑,伸手拨开对方额头上的湿发。结果手还没收回来,一辆车忽然在他们身边急刹,水花浇了两人一头一脸。

吴邪转过身,刚要开口骂两句,那台银灰色的丰田忽然摇下了车窗,一个人从驾驶室里面探出头来。

 

“天真,快上车,我捎你回家!”

 

是胖子。吴邪问,“你哪儿搞来的车?”

 

胖子嘿嘿一笑,“这不是我的车,是那人妖的。我说要来找你,他就让我开辆车过来捎你一程,免得路不好走。”

 

“那好歹也开辆越野来吧,这车能他妈管什么用?没看见路面上的水能开船了吗?”吴邪痛心疾首,索性说,“今晚我不回去了,就在小哥这儿住。你自己开回家去吧。”

 

胖子啧了一声,“小哥住一楼,门口都成洞庭湖了,你俩走得过去?麻溜儿的上来,把小哥也带上,反正你俩爱黏在一块儿,哪儿都一样。”

 

吴邪听了,思索片刻,觉得有道理,干脆拉上张起灵一起上了胖子的车。但正如他所预料的,还没走出几公里,就又碰上了一个大水潭,几辆底盘较高的SUV都望而却步,在边上徘徊,不断有小轿车驶到近处,又艰难地调头回去。吴邪叹了口气,“算了吧,胖子。再往前走车就要报废了,小花是不会放过你的。”说话间,一台和他们车型差不多的丰田从对面开来,颤颤巍巍地驶过了水面,一侧的车头灯已经掉了,但还亮着,被电线挂着一摇一晃。

 

胖子嗤之以鼻,“你还信不过我?我说能走就能走!”接着一脚油门,车子飞快驶入了水中,两侧的浪花溅起老高。忽然后面嗵的一声响,几个人都一愣,胖子的脸色就变了,说:

 

“卧槽,糟了,是后保险杠!”

 

轿车一个急刹。几个人随即打开车门跳进水中,走到后方察看。一看之下,只见车尾的整个保险杠已经不翼而飞,连着掀起了一片车皮,露出了里头的机械部件和线路,看上去有点惨烈。吴邪四下环顾,没发现保险杠的踪影。张起灵忽然抬手一指,说:

 

“在那里。”

 

余下两人随着他指的方向望去,看见大约五十米外的地方,一截银灰色的东西正漂浮在水面上。

 

“靠,”胖子说,“那人妖还说刚换了新保险杠,这什么破质量!”

 

“胖子,”吴邪替他总结道,“你完了。”

 

END.

评论 ( 1 )
热度 ( 44 )

© 阿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