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张本命,主邪瓶,CP杂食,吃互攻。

青春期(邪瓶)(十一)

(十一)

 

“那个,”吴邪终于忍不住开口了,“你找我有事儿?”

 

他坐在学校体育场的看台上,这是个周五的下午,又快放假了,学校里没什么人,到处空荡荡的,只有球场上还有几个不畏寒冷的高中生在打篮球。他和秦海婷就坐在这儿看那些个学生打了十来分钟的比赛,连句话都没说,吴邪觉得有点儿莫名其妙,这丫头特地把他叫到这儿来,只是为了看高中生打篮球?难不成她看上了哪个学长,准备表白,把吴邪叫过来壮胆的?

 

秦海婷总算扭过头来看他了,她抿了抿嘴唇,像在下什么决心。吴邪等了半天,看她犹豫不决,有点儿没耐心了,说,“要是上次传纸条挨批的那个事儿,就不用解释了,我也没在意。没什么事儿,我就先走了。”

 

“哎,”秦海婷看他要起身,“谁让你走了?”

 

“还有什么话,你就快说吧,”吴邪简直要求她了,“姑奶奶,我还要写作业,英语卷子还一个字儿没动呢,再写不完又要罚抄单词了,不能在这儿跟你耗着。不是每个人都像你似的,词典都不用查,十五分钟就写完了。”他站起身,“你不说话,我可走了啊。”

 

秦海婷唰地站了起来,“我喜欢你。”

 

“啊?”吴邪说。

 

“啊什么,”秦海婷瞪着他,“你听到了。”

 

“哦,”吴邪想了想,“那你英语卷子借我抄吧。”

 

“你——”秦海婷的表情跟去年校运会上吴邪摸了她胸那会儿一模一样,吴邪连忙说,“开玩笑的,这个嘛,”他搜肠刮肚地想了半天,最后说,“马上要中考了,我想认真学习,不想谈恋爱。”

 

“你算了吧,”秦海婷看了他一眼,好像早料到他会拒绝自己,连沮丧和伤心的表现都没有,“我知道你有喜欢的人了,不用说了。”

 

“我哪儿有,”吴邪说,“我知道他们都说我跟秀秀处对象,但我跟她一块儿长大的,再说了,她都跟解雨——”

 

“不是,”秦海婷打断了他,“你喜欢的根本就不是女生。”

 

吴邪愣住了,秦海婷又说,“上次我跟家里人出去吃饭,刚好路过那个广场,看到你在玩儿滑冰。”她顿了一下,“你们在玩儿滑冰。我很少见到你那么高兴的样子,也很少见到你那么看别人。”

 

“你说什么呢,”吴邪说,“他是——”

 

“我知道,”秦海婷说,“放心,我不会告诉别人的。”她转身向看台下走去,又补上一句,“顺便告诉你,他挺帅的。”

 

吴邪注视着她下了看台,高中生那边的篮球赛也打完了,其中一个男生朝秦海婷走过去,她喊了声哥,递过去一个水瓶,那人揉了揉她的头发,朝吴邪这边投来了视线。吴邪立刻摆出人畜无害的微笑,秦海婷也看了看他,冲她哥摇了摇头,说了句什么,两人就一块儿走开了。

 

吴邪一个人杵了片刻,才离开了看台。

 

 

雪又下起来了。吴邪下了公交车,天色已经暗了,商店橱窗里挂着的圣诞灯饰闪闪发亮,街边摆着塑料的圣诞树和麋鹿,他本来不大喜欢这种用来搞促销的洋节日,但在纷纷下落的雪中,这些东西也让夜色变得生动起来。他刚走了两步,就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

 

张起灵穿了件高领毛衣,外头罩着藏青色的大衣,雪片落在他漆黑的头发上,路过的小姑娘都盯着他瞧。吴邪走过去,心想秦海婷说对了,他真挺帅的,穿过纷纷坠落的雪片走过来,这场景真他妈浪漫,跟偶像剧似的。他明知故问,“你怎么来了?”

 

“今天事儿不多,”张起灵说,“来接你。”

 

他接过张起灵递过来的围巾,往脖子上一绕,两人就并肩往家走去。雪一直没有停,不少人撑起了伞,跟他们擦肩而过的小情侣发出咯咯的笑声,享受着这穿过重重灰霾降落下来的雪花带来的情调。两人一路无话,到了公寓楼底下,吴邪忽然开口了,“你以前答应过我,以后无论发生什么,都不会骗我,你记得吗?”

 

张起灵转过头,“怎么突然说这个?”

 

“如果我现在问你一个问题,”吴邪说,“你能遵守当时的约定,对我说实话吗?”

 

张起灵看着他,点了点头。雪簌簌地落在他的头上、肩上。

 

“你喜欢我吗?”吴邪注视着他,“不是像大人对小孩儿那样,而是如果我说,我想一辈子跟你在一起,你愿意吗?”

 

张起灵移开了视线,“吴邪——”

 

吴邪没等他说完,他凑上去,踮起脚尖,在他嘴唇上留下很轻的碰触。直到这会儿,吴邪才意识到自己那些不可描述的梦是多么不真实,毕竟他才十五,张起灵比他高出了不少,他臆想出来的推倒和强吻什么的压根儿就不可能。这个发生在现实中的吻轻得像羽毛拂过,吴邪退开两步,不敢去看对方的眼睛,“我先上去了。”

 

张起灵看着他刷卡进门,飞快地逃进了电梯,记起了黑瞎子说过的话,“哑巴,那孩子跟你闹别扭,没准儿有别的原因,你是真一点儿感觉都没有,还是装的?”那天他们刚结束了饭局,在路边儿等着拦出租车,黑瞎子把烟点上了,转过头看着他,“那小子喜欢你,你不知道?”

 

他没接这茬儿,“吴邪是青春期,过了这阵子,就不会这样了。”

 

黑瞎子笑了声,没说话了,手里的烟升起了一团白雾。张起灵觉得,如果他必须给一个答案,那就是不,他不知道,他也不能知道,所以如果两个人都不提起这件事,日子就能照样过下去,小孩子懵懂的感情迟早会随着时间消褪。但他忘了,吴邪总是出乎他的意料。

 

他在楼下伫立了片刻,雪落满了他的眼睫。


TBC.

评论 ( 5 )
热度 ( 47 )

© 阿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