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张本命,主邪瓶,CP杂食,吃互攻。

青春期(邪瓶)(十)

(十)

 

吴邪睁开眼,恍惚间听到了雪落在窗沿上的声音。大概是又做梦了。他的视线逐渐聚焦,首先感觉到的是身旁有个人,温暖的躯体紧靠着他,接着,他就看到了张起灵的侧脸,这人还在睡着,呼吸绵长,刘海散落下来,挡住了他的眉眼。吴邪的心跳了起来,他掐了自己一把,确认了这不是在梦里。他支起身子,往周围看去,这儿分明是他们的新家,客厅里堆着杂乱的纸箱,家具上都罩着塑料布。

 

他已经回到了家里。他短路的大脑终于反应了过来,记起了这几天发生的事儿。老家要迁坟,他跟着亲戚去了长沙,到祠堂里去给先人磕头,又跟着家中的长辈上了坟山,在祖宗的碑前跪了一上午,去的时候没带衣服,勉强披了件吴双蛋借给他的大棉袄,还是被冷风吹得直流鼻涕,下山来就感冒了。张起灵来看他的时候,他刚吃了药,躺在那张硬板床上,表公给他加了条电热毯,但他身上时冷时热,还发起了烧。二叔也来了,好像是收到消息赶回来的,他意识有点儿模糊,只听到二叔说了句,“怎么把孩子弄到长沙来了,现在还生病了,这不是胡闹吗?”

 

最亲近的两个人都在身边了,吴邪感觉不那么难受了,“二叔,”他哑着嗓子说,“我没事儿。”

 

“还敢说没事儿,”二叔说,“他们让你来,你就跟着来了,学也不上了?还让张小哥儿大老远的跑来找你,小没良心的,脑子里想的都是什么?”

 

吴邪不说话了,嗓子疼得厉害。二叔跟张起灵低声说了几句,两个人就都进了里屋,大概是去找表公讲理去了。离开之前,张起灵摸了摸他的额头,什么也没说。没过多久,吴邪就听到屋子里传来亲戚们的争吵声,二叔在说些什么,马上就被曹二刀子的大嗓门儿盖过了,什么“要断了吴家的香火”,什么“给爹妈上坟”,什么“家里连个主持大事儿的人都没有”,他尤其不待见张起灵,“这是吴家的事儿,这个外人来掺和啥子”。吴邪被吵得脑袋疼,最后被子一掀,披了件棉袄就下了地。

 

他一进屋,吵闹声立刻就减弱了不少。他径直走到表公跟前,跪了下来。

 

屋子里半点儿声音也没有了。吴邪说,“我爸还活着的时候,告诉过我,做人要讲信义。现在他走了,我还是想做一个讲信义的人。”

 

他接着说,“我是吴家的后人,但这么多年来,代替我爸妈照顾我的却不是吴家的人。我这次回来,就是想给我爸磕个头,告诉他从今往后,我也还会跟这个人在一起。”

 

屋内鸦雀无声。吴邪说,“我爸要是活着,应该会高兴的。”

 

 

后来的事儿他就不太记得了,他烧得有点儿厉害,表公让家里的伙计开车,把他和张起灵送到镇上的卫生院,去打吊针。二叔留下了,说要跟家里人谈一谈。两个人在输液室坐到了后半夜,张起灵索性在附近找了家宾馆,暂时住下了,毕竟表公家实在没有像样的地方。吴邪的烧已经退了,他坐在铺着白被单的床上,听着老旧的空调吱呀送着暖风,直到张起灵打开了浴室的门儿,他才反应了过来。

 

房间内还算暖和,张起灵只穿了件背心,拿毛巾擦着头发。这场景和梦里的一样,吴邪只觉得脸上又不争气地发起了烫,他强迫自己不去看对方,在心里背起了圆周率。

 

张起灵看了看他,有点儿奇怪,“怎么不睡?”

 

他做贼心虚,抬眼看向张起灵,对方却伸手过来,在他额头上试了试,“还烧吗?”

 

“没事儿了,”吴邪说,嗓子还因为受凉而沙哑着,“这就睡。”他看着张起灵在旁边的单人床上躺下,自己也脱了裹在睡衣外头的羽绒服,钻进被子里。张起灵关了台灯,房间内陷入了黑暗。过了半晌,就在他以为对方已经睡着了时,他听到了张起灵的声音,“你为什么会跟他们走?”

 

吴邪沉默了几秒,声音有点儿低,“不想给你找麻烦。”他知道自己最后还是造成了麻烦,毕竟这人跑了这么远的路,就为了来找他。还有二叔,为了这事儿还专门回来了一趟。他不想成为别人的负担,最后却总是免不了。

 

张起灵没说话,隔了片刻才开口,“吴邪,如果我认为你是负担,那么从一开始,我就不会把你留下来。”他顿了一下,“你不是麻烦,任何时候都不是。所以无论谁要把你带走,我都不会轻易允许。”吴邪还没听他说过这么长的句子,“以后不准一个人跑了。”

 

吴邪阖上了眼睛,“知道了。”

 

 

新房子里的东西还没收拾好,家具也要等明天才能送过来,这大概是为什么他会和张起灵一块儿挤在客厅的沙发床上。他很久没这么挨着对方了,感觉有点儿像小时候,在那间单身宿舍里一样。他没有惊动身边的人,悄悄地掀开被子、披上外套,下了床,走到阳台的玻璃门儿跟前,把门帘掀开了一角。外头的天色有点儿暗,有什么白色的东西絮絮地飘了下来,落在栏杆上、地砖上。

 

真的下雪了。这是今年冬天第一场雪,降落在了这座许久没有下过雪的城市。细小的雪花纷纷坠下,落向外头的马路、行人,和永无止息的车流。他站在门边看了一会儿,直到张起灵走了过来,“不冷吗?”

 

“不冷,”吴邪冲他笑了,像个小孩儿,“下雪啦。”


TBC.

评论 ( 3 )
热度 ( 38 )

© 阿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