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张本命,主邪瓶,CP杂食,吃互攻。

关于他(邪瓶)(上)

好了,我写了。

你们要看的校园ABO。



注意,是ABO




(上)




初中毕业那年,云彩考上了市里最有名的那所高中。

 

这所中学每年招收的omega人数有限,对她这种外地学生条件就更严苛些,不但成绩要好,还要通过身体检查,录取通知书下来了,爸妈脸上都有了光。结果报道的第一天,她就发现这所学校与自己期待的高中生活相去甚远。搬东西进寝室的时候,只有她拖着个红白蓝的蛇皮袋子,而同宿舍的omega女生打扮精致,手中拽着小行李箱,眼光从她身上掠过,都像没看见似的,自顾掏出手机来玩儿,于是她准备好的招呼也堵在了喉咙里。

 

她没交上什么朋友,在班上也很少说话,只有需要人干活儿的时候,班委的那几个alpha才会想到她。有一次老师让人去领教科书,几个班干部都懒得搬东西,打发她这个omega去,什么保护弱小的本能,她在这几个alpha身上可一点儿也没看出来。她一个人抱着成捆的课本爬楼梯,下了体育课的alpha们嬉笑着从她身边窜过去,抛着手中的篮球,没人多看她一眼。她气喘吁吁,刚把东西放下想歇一会儿,旁边忽然有人问,“几楼?”

 

“啊?”她愣了一下,看见面前站着一个男生,眉目分明,有双深黑的眼睛,让人见过了就不会忘记。对方又说了一遍,“拿到几楼?”

 

她结巴了一下,“四、四楼,C班。”

 

男生一点儿没含糊,拎起两捆书就上了楼梯。她赶紧跟了上去,学校有规定,开学体检时都要打针,抑制各个性别的气味,所以她没闻到这人身上有什么味道,但直觉判断是个alpha。到了班里,男生把书本放下,听见她的道谢,只是点了点头,她刚想问这人是哪个班的,只见他转身就走到一个座位上,坐了下来,拿起笔开始做桌上写了一半的卷子。

 

这人叫张起灵,后来她知道了。那时班上五十几个人,她还没认全,只听说这人寡言少语,是班上出了名的冰山。不少人都将他当作异类,可云彩觉得,这个班级里那么多雄性荷尔蒙分泌过盛的家伙,只有这人算得上是个不折不扣的alpha。她觉得张起灵这个人,和自己一样,都与外界格格不入,但与她的胆怯不同,张起灵似乎是在自己周围建起了一道看不见的屏障,在这道界限之外的所有事物,都与他无关。

 

倒也不是所有人都被挡在外头,惟一的例外,就是跟他同桌的吴邪。

 

她对吴邪最初的印象,是个老好人,不管跟谁都一团和气的样子。与其说他是个alpha,不如说他更像beta一些,基本没什么攻击性。他朋友不少,却和张起灵走得最近,打球、吃饭、做作业,两人总是在一块儿,云彩觉得他大概是凭着牛皮糖一样的性格才跟这座冰山玩儿到一起去的,张起灵也没有嫌他烦,大概一个人总还是需要朋友的,即使是再怎么不爱说话的一个人。与张起灵的性子不同,吴邪总是咋咋呼呼的,有时一下课就嚷着,“小哥小哥,我要去厕所”,张起灵略带嫌弃看他一眼,把椅子往前挪一下,吴邪就唰地窜出去,溜到走廊上去了。

 

就是这么一个温和无害的人,却在高中第一年就违反校规,把隔壁班的一个男生给打了。这事儿的原委,要扯到当时流行的一个游戏,就是以高难度的姿势接吻,一个人站着不动,另一个人在半空中翻个跟头,然后亲上,不少人都闹着玩儿,后来因为容易摔伤,都挨了批评,这个游戏也被年级主任禁止了。当时玩的人当中就有吴邪和张起灵,旁边有不少beta和omega在起哄,吴邪也来了劲儿,非要玩一个,结果真亲上了,张起灵抬手挡住了嘴唇,云彩看到他耳朵都红了,始作俑者则在一旁,笑得特别开心。

 

大家一阵欢呼,云彩看得脸上发热,周围有几个alpha却皱起了眉头,一副恶心到了的表情。隔天就听说,吴邪跟邻班的一个男生打架了,原因是课间操结束的时候,这人从张起灵身边走过,骂了一句“变态”。没人看清是怎么打起来的,在场的老师当时就把两人拉开了,但据说是吴邪先动的手,结果闹出了不小的动静,吴邪被停课一个星期,家长都来了。张起灵也被叫到办公室去,一个小时后才出来,在众人的视线中回到座位上,一个字儿也没说。后来,云彩偶然间听到同寝室的女生八卦,说吴邪这么护着张起灵,是初中开始就有的事儿了,还说两人的关系恐怕不止是朋友这么简单,两个alpha之间这么亲密,怪不得会被人说变态。

 

不知怎么的,云彩想到两个人平时的举动,觉得在那层普通的关系之下,确实有什么不太一样。两个人坐在一块儿学习,吴邪总是挨得特别近,这种微妙的距离又被掩饰在看似随意的亲昵触碰和推搡之中。上课时,她偶尔会发现吴邪没有听讲,而是在看身边的人,如果老师这会儿点他起来答题,他肯定答不上来。她曾经对霍秀秀提起这事儿,后者露出了她看不懂的笑容,“你太单纯啦,这是个秘密。”

 

霍秀秀是高一下学期转校来的,性格开朗,云彩和她成了朋友之后,一下子不觉得那么离群了。她是个beta,却喜欢看一些奇怪的小说,讲的都是两个alpha之间的爱情,还虐来虐去的。

 

连续一周,张起灵身边的座位都空荡荡的。云彩觉得那堵看不见的高墙,又在他身侧筑了起来。好在没过太久,吴邪就被放回来了,他挨了处分,但以后表现良好的话,还可以撤销,算是没有一棍子打死。班主任把他和张起灵的座位调开了,分别在教室的两侧,中间隔了好几排的同学。他照旧和张起灵一同上课、吃饭、写作业,但两人之间的那种亲密消失不见了,总是保持着合适的距离,吴邪也不那么爱闹着玩了。有时候上课,云彩还是会发现,他隔着这段距离在看张起灵,但只是短暂的一瞬,他的视线就移开了。

 

过后的日子还算风平浪静,但到了高二,又发生了一件出人意料的事。也就是这件事情,让所有人都对张起灵有了新的认知。按规定,所有性别为alpha或omega的学生都要定期注射抑制的药物,为了避免同学之间潜在的问题,老师一般也不会公开学生的性别,因此判断一个人是A还是O,全凭外表和性格,又或是像云彩这样,因为住在omega宿舍,所以掩盖不了自己是O的事实。也许是张起灵给人一种冷峻的、难以接近的印象,在这之前,甚至没有人觉察到。

 

张起灵并不是alpha。




TBC.




那个kiss的游戏真的容易受伤

大家不要尝试

评论 ( 13 )
热度 ( 86 )

© 阿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