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张本命,主邪瓶,CP杂食,吃互攻。

如果他拿了女主剧本(邪瓶)(十一)

早上发得仓促,稍微改了一下。



(十一)

 



吴邪坐在靠窗的位置上,扭过头就能俯瞰这座城市的景色。他面前摆着刀叉瓷盘,上头盛着开胃菜,好像是某种甜椒配上藜麦,红彤彤的一片,他吃不惯西式,一点儿食欲也没有。

 

“找我有事儿吗?”他语气不冷不热,问对面的人。

 

“别急啊,”对方笑了笑,放下手里的叉子,慢条斯理地擦了擦嘴,递过来一张名片,“我们先认识一下,我姓张。”

 

吴邪看了眼名片,上头赫然写着“张氏实业集团运营总监”,名字是“张海盐”。他差点儿笑了,心说难不成你们家还有叫张海贝、张海蚌的吗?他把卡片扔到一边儿,半开玩笑地说,“接下来是不是要给我开张一千万的支票,让我离开你们公司CEO的继承人?”

 

“他确实是本家惟一的后人,”张海盐说得不紧不慢,“不过当不当得了CEO,也还得董事会来决定。还有,你也不值一千万这个价钱。”

 

人生如戏,这几天来,吴邪算是深有体会了。先是他和张起灵在公寓电梯里被狗仔拍到,一个八卦营销号把照片发上了微博,评论立时就炸了。现在网上到处都是他俩的照片,连几个月前他喝醉了的那次都有,张起灵搀着他,两人的背影看上去,很像是他搂着对方的腰,十分亲近。他和张起灵的名字在热搜上挂了好几天,阿宁焦头烂额,各种渠道的公关都用上了,才算稍微平息了一点儿。


一开始,她还蒙在鼓里,让他发个微博澄清两人只是朋友关系,正主出来说话了,粉丝就不会乱成一团了,结果吴邪拒绝了,“这事儿没什么好澄清的。”

 

阿宁盯着他,“什么意思?”

 

吴邪叹了口气,最后还是说了,“这事儿是真的。”

 

阿宁难以置信地看着他,“你真的把张起灵给睡了?”

 

“对,”吴邪说,“而且我们在一起了。”

 

他接到了老妈打来的连环夺命call,问他到底是怎么回事儿,二叔那边倒还没什么动静,吴邪觉得这不过是暴风雨来临的前奏。吴邪觉得,这他妈就像自己演过的那些个肥皂剧,只不过这次拿女主剧本的是张起灵。


两个主角本来挺不对付的,却意外擦出了火花,谈上恋爱之后,旁人立马跳出来阻止,这时候,出现了张起灵的娘家人,告诉吴邪他的对象并不是他想的那样无身份无背景,而是某豪门的千金,啊呸,继承人。知道你泡的是谁吗?你泡的是我们公司未来的总裁,家里还指望他娶妻生子,为张家开枝散叶呢。

 

吴邪刚开始有点儿恼,觉得张起灵没把这事儿告诉他,转念一想,两人在一起也没几天,总不能这会儿就把户口本拿出来吧。直到这时他才发觉,自己对这人的过去,竟然一无所知。

 

“既然他是什么名门之后,为什么还要在演艺圈讨生活?”吴邪问,“该不是你们也有什么豪门秘辛吧,写出来能拍电视剧的那种?”

 

“跟你没关系,”张海盐说,“你只要知道,他不是你能配得上的人就行了。”服务生出现在桌边,放下了一个大盘子,他拿起了叉子,示意吴邪也来点儿,“澳洲产的小牛肉,不吃就浪费了。”

 

 

吴邪离开了餐厅,又给张起灵拨了个电话,仍旧无人接听。这几天来,这人就跟失踪了似的,他找遍了所有人,从经纪公司到助理,没人肯告诉吴邪他去哪儿了。他甚至问过解雨臣,对方摇了摇头,“他确实是我旗下的艺人,但我也不能限制他的人身自由啊。”


以张起灵的性格,实在不像是会临阵退缩,但这样半点音讯都没有,还是让吴邪心中不是滋味儿。他上了车,王盟问,“老板,去公寓吗?”

 

那儿现在都被狗仔的长枪短炮给瞄准了,肯定不能去。吴邪摸出了烟,“找个人少的地儿,我一个人清静一下。”

 

王盟最后把车开到了一个市郊的公园,吴邪找了个没人的地方,在长椅上坐下来,看着面前的湖水,抽着烟。这时,旁边忽然响起了一个清脆的声音,“小三爷?”

 

他抬头一看,是个女孩子,头发很短,白T恤、牛仔裤的中性打扮,肩上斜挎着个包,一时没认出来是谁,对方笑了,“你不记得我了?咱们还搭过戏呢。”

 

“哦,”他想起来了,有点儿尴尬,“你是白,白——”

 

“白昊天,”小姑娘连忙接上他的话,“已经挺长时间了,不记得了也没关系。你怎么一个人在这儿?”

 

“没什么,”吴邪说,“就想一个人坐一会儿。”

 

白昊天看了看他手里的烟,犹豫了一下,小心地问,“是为了你和张小哥的事儿吗?”

 

吴邪没说话。她走了过来,也在长椅上坐下了,“我还在读大学的时候,交了一个男朋友,对我特好,到了毕业,我俩说好一起闯荡,等过几年有稳定收入了,就结婚。”

 

吴邪看着她,又吸了一口烟,“后来呢?”

 

“后来他为了红,攀上了圈子里的大姐,早就把我忘了。”白昊天干脆地说,“别人都劝我,娱乐圈太乱了,不是小姑娘混的地方,我跑的剧组多了,见的人多了,有时候也这么觉得。”她说着,转过头看吴邪,“可我觉得你不一样,张小哥也不一样。”

 

吴邪笑了,摇了摇头,“你不了解我,也不了解他。”

 

“也许吧,”白昊天说,“我只是觉得,一个人自己想做什么,才是最重要的,至于这个世界怎么样,是其他人的事。我还是想演戏,还是期待有一天会找到适合我的人,别人怎么说都没关系。”

 

她说完,站起身来,“我先走啦,我是和别人一块儿来的,他还在等着呢。”

 

吴邪看着她的背影,把烟头掐灭了,扔进垃圾桶,也起身离开。他决定去个地方,一个他最有可能找到张起灵的地方。




TBC.

评论 ( 11 )
热度 ( 82 )

© 阿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