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张本命,主邪瓶,CP杂食,吃互攻。

叶方舟×周舒桐

结局观后产物,剧透注意。

 

 

 

早三五年的时候,叶方舟这样的男生,是她喜欢的类型,自在放浪,还有点儿飞扬跋扈,好似没有什么难得倒他、困得住他。那会儿她消沉、落魄,父亲的出走和母亲的病逝,将她的世界挤压变形,而形成的那个空洞,刚好容得下一个叶方舟。他来得恰是时候,牵她的手心温暖、会讨她欢心,忽然之间,就算天塌了下来,都有他这个高个子顶住了。他俩在热气蒸腾的夏天夜晚一块儿轧马路,那时她摸了摸手腕上的伤痕,觉得用自己的死亡来报复父亲什么的,那种事儿也不那么重要了。

 

但他很快就被警队开除,没过多久,她也见过了他心怀鬼胎、揣着某种目的来找她,说话时的笑容和语气虚伪得可以,仿佛抬手就能摸到他脸上带着的那副硬邦邦的面具。在化工厂的仓库里,他拿枪顶在她脑门儿上,面孔扭曲、近乎歇斯底里地咆哮,而她盯着面前这个人,记起了在学校时,有个人总会记得她生日、知道她吃花生过敏,熟悉她的所有习惯,但到了最后,这一切都成了某些可怕的剧情的开端。


为什么会这样呢,她觉得自己人生中遇到过的美好的、发光的事物,最终都会熄灭和陨落,花上很长时间才学会珍惜的东西,也如同蜡烛的火焰,轻易就消失不见,留下她一个人待在黑暗里。她甚至没反应过来,叶方舟就已经死了。他浸在鲜血中的脸孔终于没有了表情,身上盖着她的外套,一动不动、没有呼吸。他也死了。他罪有应得,但在这片刻间,她又感到了当初那种刻骨的孤独,仿佛体温都降下去了几度,太冷了,这个世界好似又只剩下她一个人了。


她站起身来,手中紧握着配枪,向出口走去,正如许久之前那个夏天的夜晚,水汽从地面上蒸发起来、将她笼罩在其中,而她身后的黑暗化作无形的碎片,向着日光飘飞而去,瞬间就消失不见了。


评论 ( 2 )
热度 ( 30 )

© 阿岛 | Powered by LOFTER